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一路奮進小說 > 第673章 路飛心服口服
一秒記住【血紅小說網 www.spfscb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何雄的臉色,變得極其慘白。

“你們是打算將整個路家推入閻王殿。”何雄看著錢叔,一臉冰冷的說道。

錢叔呵呵一笑,說道:“我們會救他們的。”

“救路家?到時候你們自身難保,怎么救?”何雄說道:“我守護路家這么多年,不想看到路家的覆滅,錢老,我還希望你和羅剎能夠發發慈悲,放過路家一馬。”

“路家這些年,早已經跟他們脫離關系。”何雄說道。

錢叔搖了搖頭:“黑的就是黑的,再怎么洗,也是黑的,這一點,我想你比我清楚,一個人殺過人,難道就認為他洗心革面了,法律就會取消他的死刑嗎?”

“路老,是我們一個突破口,我們需要他。”錢叔說道。

何雄看著錢叔,呵呵一笑:“難道你就不怕我大開殺戒?”

“如果你有這個膽子的話,就盡管來吧。”

錢叔笑了笑,說道:“當然,你也得有這個本事才行。”

錢叔拍了拍手,假山的后面,便出現了四個人。

這四個人,分別從四個方向,包圍了何雄。

“你先打敗他們四個再說吧。”錢叔說道。

何雄一把推開了玲瓏,看著錢叔說道:“好,如果我打贏了他們四個,你就告訴我路老的位置。”

“呵呵,你還是那么執迷不悟。”

錢叔說道:“路老,你救不走的,而且,我也不會告訴你他在那里。”

“不過你打敗了他們四個,我倒是可以將路家的小少爺,交給他。”錢叔笑著說道:“好了,你們開始吧。”

何雄看著錢叔,說道:“我今天無論如何,都要將路老帶走。”

“除非羅剎回來,否則,誰也別想攔我!”

何雄雙目一冷,看著這四個人,臉上露出了陣陣殺氣。

而這四個人,都蒙著面,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,像是幽靈一般。

他們的眼珠子,沒有任何的感情,只是盯著何雄。

其中一個,有兩米多高,他直接舉起了假山的一塊石頭,那塊石頭,足足有兩百多斤重。

這位高個子輕而易舉的舉了起來,然后朝著何雄,便砸了過來。

何雄哼了一聲,不屑的說道:“空有一副蠻力罷了!”

說著,何雄便身子一躲,閃了過去。

而其他三個人,幾乎同一時間出手,邁起步子,朝著何雄便撲了上來。

三個人,三個不同的方向,每一個人,都來勢洶洶,何雄的臉上,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這么多年,何雄守護著路老,只遇到過一次讓他頭皮發麻的遭遇,那邊是之前,跟羅剎交手那一次。

這個時候,猴子和路飛等人,也跑了過來,看起了熱鬧。

“連十八騎都出手了。”玲瓏皺了皺眉頭,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錢叔點點頭,說道:“老大不在,邵帥不在,只能動用他們了。”

“這個何雄,不好對付,當年跟老大一起從師,手上功夫了得。”錢叔說道。

這一點,玲瓏自然深有體會。

在何雄這里,玲瓏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。

路飛看到何雄之后,猛地瞪大了眼珠子:“何叔叔!”

路飛沒想到何雄來了,但在看到何雄之后,他頓時間,心里的石頭,一下子落了地。

路飛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邊充滿了安全感。

這么多年,路家一直有一個守護神一樣的存在,那邊是何雄,仿佛只要有何雄在,就沒有解決不了的敵人。

哪怕敵人再強,也強不過何雄。

而路飛身上一身的功夫,也是何雄教的。

“你就是玲瓏?”看了一眼玲瓏,路飛皺著眉頭說道:“你不是被我的人抓了嗎?”

玲瓏沒有搭理路飛,只是盯著何雄和黑衣人的戰斗。

路飛頓時皺眉,掏出手機,給中分男打了一通電話。

可是,電話那頭,卻根本沒有人接,這個時候,路飛著急的看著玲瓏,說道:“怎么回事?我的兄弟呢。”

“已經被我殺了。”玲瓏淡淡的說道。

“什么,你殺了我的兄弟?”路飛聽到后,他的臉色,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。

“沒錯,因為他扇了我一巴掌,所以我殺了他,怎么,有毛病嗎?”

玲瓏白了一眼路飛,表情十分的不屑。

路飛咬緊了牙關,看著玲瓏冷聲道:“你他媽的找死!”

說完,路飛直接出手,朝著玲瓏便撲了上來。

而玲瓏自然也不是軟柿子,對著路飛,便是一刀子。

路飛沒想到玲瓏的功夫那么高,被刀子劃破了胳膊一下,但傷口并不深。

路飛玩味的笑了笑:“原來你會功夫。”

“廢話!”這一次,輪到玲瓏主動出擊了。

而路飛剛要應敵,猴子卻在后面偷襲,搞得路飛一下子被動起來。

“我曹尼瑪,你們竟然兩個打一個?”路飛一陣無語。

“怎么,這里又不是擂臺賽,誰規定要一對一了?呵呵,傻逼,你也不看看自己啥遭遇,敵眾我寡的情況下,你要學會忍忍嘛。”猴子看著路飛,嘲諷了一句。

玲瓏不像猴子,那么多話,她直接沖了上來,對著路飛。

猴子幫不幫忙,玲瓏的臉上,沒有半點波瀾。

錢叔呵呵一笑,說道:“路家的小子,這次算是要吃虧了。”

盡管面對兩個高手,但路飛卻絲毫不害怕,畢竟,路飛跟著何雄從小習武,也練就了一身本事,之前,他還曾經一個打十幾個呢。

如今面對兩個,他又怎么會慫呢?

但很快,路飛就發現不是那么回事兒了,因為猴子這個人太卑鄙了,他總是不按套路出牌,而且每次出手,都抓住了機會,偷襲自己。

很多時候,猴子都會躲出去四五米遠,然后看玲瓏和路飛打。

但只要路飛一不小心露出破綻,那猴子便會立馬出手,對著路飛,便是一擊。

幾次下來,路飛的嘴角,一擊流血了。

高手過招,往往輸的,便是一招半式,一個破綻,足以定輸贏。

幾分鐘后,路飛靠在了一個假山上,喘著粗氣,而玲瓏和猴子,卻誰都沒有受傷。

路飛知道,再打下去,自己很可能連命都沒了,可是現在不打,對方就會放過自己嗎?

猴子依舊吊兒郎當的站在一旁,雙手抱胸,像是一個看熱鬧的。

而玲瓏像是一頭母老虎,盯著他的眼神,像是盯著一個獵物一般。

“不要傷他的性命。”

這一刻,錢叔對著玲瓏,叮囑了一句。

玲瓏點了下頭,就要出手的時候,猴子卻一把拉住了她:“算了,放過他吧,你瞧瞧這小子看我們的眼神,都快嚇成狗了。”

“我問你,路飛,你服不服?”

看著路飛,猴子挑著眉毛問道:“你要是服呢,那今天就到此為止,要是不服呢。”

還沒等猴子說完,路飛便說道:“我不服,你們兩個打一個,算什么?有本事的話,一對一的單挑。”

玲瓏聲音平靜的說道:“猴子,你別出手了。”

“沒問題。”

猴子往后退了幾步,而玲瓏看著路飛,說道:“你受了傷,所以,為了公平起見,我也一樣。”

說著,玲瓏在自己的身上,扎了一刀。

而且刀口很深。

玲瓏對自己下手的時候,眼睛都沒有眨一下,看到這一幕,路飛一下子愣住了,他沒想到,玲瓏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。

玲瓏死死的盯著路飛,沖了上來,她手起刀落,沒有任何的猶豫。

雖然錢叔剛才囑咐過了,讓她不要殺了路飛,但玲瓏的動作,卻絲毫沒有留手的跡象。

路飛如果躲不過去,那很可能就會被玲瓏一擊斃命。

路飛喘息了會兒,也恢復了不少體力,他一下子對玲瓏產生了一些莫名的敬佩感。

同時,心中對猴子的鄙夷,更加的深了。

這猴子和玲瓏,簡直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這個猴子,就是一個卑鄙的小人,喜歡以多欺少就不說了,還喜歡躲在一旁偷襲,完全就是小人行為。

倒是玲瓏,雖然只是一個弱女子,但她的所作所為,更像是一個君子。

玲瓏和路飛打的難舍難分,而何雄和四個黑衣人這邊打的更是火熱。

猴子站在一旁,笑著說道:“真是精彩,要是這個時候有個賣瓜子的出現,便更好了。”

李凡看著何雄一個打四個,完全驚呆了。

雖然比不了自己父親一個打那么多個,但這個何雄,也算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了。

“這個老家伙,還挺能撐的,一個人面對四個,還能打那么久。”路飛搖頭笑了笑,說道:“不過,他的體力已經透支了,想必也撐不了多久了。”

錢叔點點頭說道:“他只是在無謂的浪費時間罷了。”

又過了五分鐘,玲瓏的刀子,到達了路飛的眼睛正上方,一厘米處。

玲瓏停了下來,路飛整個人,嚇得魂都丟了。

“你輸了。”

玲瓏面無表情的看著路飛,平靜的宣判了比賽結果。

而這一刻,路飛也認輸了。

畢竟,自己的命,差點被玲瓏給拿走。

更何況,為了公平起見,人家玲瓏在動手的時候,還給了自己一刀子,到現在,人家的傷口,都還在流血呢。

要是再不認輸,那自己,豈不是跟猴子一樣,成了一個無賴嗎?

“現在,你服了嗎?”玲瓏繼續問了一句。

路飛點點頭,說道:“服了,我承認我技不如人,但我的兄弟,不能白死,我會再來找你的。”

玲瓏將刀子收了起來,錢叔對著玲瓏說道:“去包扎下傷口吧。”

玲瓏點點頭,很快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里。

猴子對著路飛笑了笑,說道:“丟人不?連個女人都打不過,我要是你啊,干脆死了算了。”

“你這個卑鄙的小人,有本事的話,咱倆一對一單挑。”面對猴子的譏笑,路飛心中的怒火,立馬涌了上來。

“行啊,單挑就單挑,我怕你啊。”

猴子幾步就走到了路飛的跟前,挑著眉毛說道:“來,咱倆打一架,誰要是輸了,輸的一方,給贏的一方跪下叫爺爺,你敢不敢?”

“你...這個時候你跟我打,這不是占我便宜嗎?”

路飛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路飛剛跟玲瓏打完,而且還受了傷,倒是猴子,一副全盛狀態,這怎么打?

打起來,路飛肯定輸啊,但猴子卻不管這些,只是看著路飛說道:“少廢話,敢不敢打?不敢就別逼逼那么多。”

路飛漲紅了臉,忍了猴子一把,他知道,要是跟猴子打起來,那接下來承受的委屈,將更大。

而這個時候,那何雄體力不支,已經敗下陣來。
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