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> 廢婿蕭陽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突然爆炸

第二百七十一章 突然爆炸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一章 忽然爆炸

    藍本會所內輕緩的音樂,都由于這邊產生的事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夠了!”林清菡猛地一拍桌子,她固然不知道這個單莊背后有什么身份,但看蕭山的態度,也能猜出來一些,“單公子對吧,今天的事,是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找我們麻煩,我們固然是小人物,但也不是任人欺負的,今天的事,我們會討一個公平,老公,我們走!”

    林清菡拉著張玄的手,便籌備朝會所外走往。

    “走?”單莊冷笑一聲,一把攔住林清菡,“我讓你們走了么?我告訴你,老子今天就是要睡你,我看看誰他嗎能走!”

    “單公子,單公子,消消氣。”永泰地產的方總走過來,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大家喝兩杯,消消氣,來,我敬大家一杯。”

    說著,方總就拿起羽觴,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,朗盛道:“來,大家,都舉杯,我先干了啊!”

    眾人也都能看出方總是來圓場的,全都舉起羽觴。

    “喝你嗎呢,滾!”單莊一把將方總手中的羽觴拍掉,酒灑了方總一身都是。

    對此,方總只是諂笑一聲,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蕭山這時出口:“單公子,我這干兒子要有什么做的不對的處所,我給你道歉,你也別難為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道歉?”單莊瞥了一眼蕭山,指著米蘭,“你拿什么給我道歉?這個是你女兒對吧,你讓她現在把衣服脫了,就在這給我跳段鋼管舞,我就吸收你的道歉,怎么樣?”

    蕭山臉色一下就暗了下往,“單公子,你這么說,是不是有點過火了?”

    “過火?你他嗎敢說我過火?老子今天,就讓你見見什么叫過火!”單莊擼起袖子,沖林清菡一指,“把她給我抓起來!”

    站在單莊身后的幾名青年,全都伸手朝林清菡抓往。

    同時,單莊也伸手,向林清菡身前抓往。

    這一幕看的其余人,是敢怒不敢言,單莊的父親是市局一把手,誰敢惹啊!

    眼見一名青年已經快將手抓到林清菡身上了,一陣爆炸聲,忽然響起。

    強烈的氣流,自會所大門席卷而來,站在會所中的人,都由于這股強烈氣流,站立不穩。

    張玄在第一時間就護住了林清菡和米蘭兩女,待強流過后,一陣煙塵四起。

    藍本豪華的會所大門,變得襤褸不堪。

    會所內安排精致的裝飾,那滿目琳瑯的美食,都由于那股氣流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爆炸!是爆炸!”

    “報警啊!快報警啊!”

    會所當中,響起一陣尖啼聲。

    單莊此時也顧不得再找張玄的麻煩了,這忽然的爆炸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張玄一雙眼睛逝世逝世的盯著會所大門,在煙霧彌漫中,總共八道身影,慢慢涌現,這八道身影,全都帶著頭套,看不清樣子容貌,每一個人手中,都拿著一把管制刀具。

    會所內的企業家們,此刻都縮到了墻角,戰戰兢兢的看著這八名帶著頭套的歹徒。

    八名歹徒的眼力在全部會所中搜尋著,最后,將眼力鎖定在了蕭山身上。

    為首一人,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,“蕭氏團體,蕭山……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歹徒的話,讓眾人一下就明確,今天這些人,為何而來。

    張玄拍了拍林清菡的后背,示意她不要擔心,張玄剛籌備起身,解決這些歹徒,就聽到自己身后的墻根外,傳來稍微的“滴……滴……”聲。

    這個聲音的響起,讓張玄臉色猛變。

    作為在槍火中成長出來的人,張玄非常明確這個滴滴聲代表著什么!

    定時炸彈!

    這定時炸彈,與他們,就相隔了一道墻,一旦爆炸,那成果不堪假想!林清菡和米蘭,包含蕭山,都會被這炸彈殃及到,一旦被殃及,下場只有一個!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,根本由不得張玄再往對付這八名匪徒,由于他不知道,這身后的炸彈,何時會爆炸,可能在下一秒,爆炸的火光就會涌現。

    抬頭看了一眼,張玄創造在自己后方的墻壁上,有一個出口,根本來不及遲疑,張玄迅速的起身,用力一躍,全部人如一只靈猿般,從窗口翻了出往。

    在之前,張玄剛到這個會所的時候,就創造這個會所中有幾名高手,最最少是跟楊海峰找來那三人同級別的,這種高手在這里,對付幾個歹徒應當不成問題,就算對付不了,張玄現在也來不及管了,處理炸彈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張玄跳窗的這個做法,看在別人眼里,那就是獨自一人逃跑了。

    剛翻出窗口,張玄就見到,有兩道身影正扭打在一塊,其中一人,帶著面罩,顯然是和里面那些匪徒一伙的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道身影,則給人一種矯健的美感,是一個女人!

    張玄只看了一眼,就沒往多管,眼力鎖定在了已經被安裝在墻上的那顆定時炸彈上面。

    滴滴的聲音越來越急促,計時器上,顯示的時間,不到十五秒。

    張玄蹲下身,看著墻根上的定時炸彈,那線條密密麻麻,哪怕經驗豐富的拆彈專家來,都不敢隨便往碰,這是一種非常具有困惑性的炸彈,只惋惜,碰到了張玄。

    在最早被帶進這一行的時候,張玄經歷了很多慘無人性的練習,在那種練習中,人命根本不會被當回事,所有的實戰練習,都是兩人拿槍,只有對手逝世掉,練習才算結束。

    包含拆彈也是如此,張玄在十六歲的時候,就精通各種炸彈,他逼迫自己記住每一種炸彈的原理,由于他們的練習方法,就是在沒有任何措施的情況下,徒手拆彈,稍有不慎,就會落得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。

    只用了五秒鐘,張玄就找到了那根線,將其拔掉。

    在張玄拔掉火線的瞬間,炸彈上的計時器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張玄松了口吻,將眼力再次看向那扭打在一起的兩人。

    那身形矯健的女性顯然不是帶著頭套的黑衣人對手,已經處于下風,被帶著頭套的歹徒打的節節敗退,眼見不敵。

    上門兵王  第二百七十一章 突然爆炸網址:

    >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