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貴女重生:侯府下堂妻 > 第694章 醒

第694章 醒

    他仍是皮笑肉不笑著,看似兄友弟恭,事實上他們之間早就已經水火不容,成王敗寇,現在還未分出勝負,而勝負分出之時,不是你死便是我亡。

    “應該的,”四皇子仍是十分謙遜,“為了明涼百姓,這也是我應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書……”他低下頭看著被三皇子拿在手中的手抄書,“可是朔堂兄歷經幾年才是寫成的,里面自是有他的精氣所在,相信,朔堂兄一定會保估三皇兄的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,就像是被針扎了一般,突然的,也不知道從哪里而來的冷風,也是吹的他不由的感覺心臟一緊,就連的手中拿著的手抄書,也都是差一些的便是將手中的書給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請慢走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直起了腰,臉上的笑意也是一如既往著,真是一個翩翩公子,一切也都是無懈可擊,找不出一線的鄙陋出現。

    “那便謝謝四皇弟的書了。“

    三皇子對著四皇子點了一下頭,也是轉身離開,若不注意的話,根本就不會發現,此時他拿著的那本書的手有多么的緊,又有多么的恨。

    明明想要丟掉,可是最后還是要生生的咬著牙拿著,哪怕這是一條毒蛇,可是是他已經百毒侵,再一毒的蛇,也只有他毒死它,卻沒有他被毒死的事情。

    四皇子就這樣淡淡的看著三皇子的背影,掛在臉上的那抹笑終是一點一點的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朔堂兄會跟著你的,一直會跟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感覺自己的脖子有些涼嗎,你晚上莫不成就不會做惡夢嗎?”

    “他會跟著你,直到你死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而此時,他的聲音幽幽的,就如同詛咒一般,也不知道三皇子是否聽到了?

    突的,三皇子停了下來,也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不知為何,他真的感覺好像是有些什么東西,在他的脖子后面吹過了一陣冷風。

    也是令他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?烙衡慮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也是抓緊了手中拿著的手抄書,“我知道是你,我知道一定是你,可是你以為本宮會怕你嗎?你活著的時候,本宮就不會怕,你死的時候,本宮更不會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宮一定會登上皇位,到時本宮一定會將你挫骨揚灰,死后永世不得脫生。”

    他用力的將手中的手抄書往湖里一丟,唇角揚起來的笑有些狠,可是他的手卻不知道為無私,竟是在輕輕的顫著,抖著。

    他將自己的手放在了背后,然后大步的離開,就只有那一本手抄書還是飄在湖上,而湖水也是一頁一頁的浸濕了書頁。

    突是一陣風而來,也是將那本書吹的嘩啦作響了起來,書頁一頁一頁的翻開著,可是里面卻是一個字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你莫不是真的以為我會給你?”

    四皇子不知道從哪里直了過來,再是靠在那一方的欄桿之上。

    “朔堂兄所寫的東西,你還不配看。”

    風再是吹了過來,也是吹亂了他額頭的發絲,而他的唇角也是隨著此處的風漸長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你好好享受吧,相信我,你會一生難忘,夜夜在夢中會夢到烙堂兄,可好?”

    而三皇子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,又似一陣冷風吹了過來,有些微冷從此而過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感覺自己的背脊發冷,若是這世上他最怕的人是誰,無疑就是一個烙衡慮,活著的時候不放過他,死了的時候,也不愿意放過他。

    而此時在一那個隱蔽的宅院之內,沈月殊在屋子正在收拾著自己的東西,那些金銀細軟,珠寶首飾,她用過的沒有用過的,都是收進了包袱里面,而且神色也是匆匆。

    突的,門從外面被推了,本來還是有些心煩氣燥的她,心口越是憋一些氣,她不知道自己的剛才對齊遠所做的,齊遠是不是知道,她現在怕的就是他那時清醒了,那么她要怎么辦?所以她一定要走,一定要過離開,也一定要離開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猛的,她轉過了身,責備的話還沒有說出來,卻是感覺眼前的光線一暗,就見齊遠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,一雙眼睛也是陰陰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沈月殊的手抖了一下,連忙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正在收拾著的包袱,連忙的站了起來,也是向齊遠跑了過來,然后撲到了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“齊遠哥哥,太好了,你終于醒了,真是嚇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齊遠的聲音有些暗啞,隱著某些東西的黑眸,此時也像是一片可怕的深淵。

    “齊遠哥哥,你快幫我收拾東西,沈月殊連忙拉過齊遠的手,我們要馬上離開這里,剛才四皇子派人過來了,我怕會有人知道我們的住處。”

    齊遠瞇起黑眸,也是直盯著她的側臉,卻是發現她的臉色從頭到尾都是未有過什么變化,而他心中的狐疑卻是不由的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嗎?

    可是沈月殊仍是在收著東西,那些包袱里面除了一些金銀細軟之處,還有他平常所用的東西,而見此,齊遠的一直都是暗沉的神色,終是緩和了下來,只是當他剛伸出手。腦中卻是不由的一個刺痛。

    他慘白著臉,有些緊張的呼吸著,一呼一吸當中,難忍的仍是這樣的疼痛。

    還好他現在的有些頭疼,否則一定會知道,沈月殊額頭上面那些冒出來的冷汗。

    沈月殊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,還好現在她臉上的香粉擦的更多,也是夠艷麗,當初其實也是為了擋住自己的日漸憔悴的臉色。

    只是沒有想到,這妝容過厚時,就連她神色間的微動也都是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而也是多虧了這些,所以也是未讓齊遠看出來些什么,否則沈月殊也是還真不知道要如何的收場?

    而與這樣的人在一起,她不沉的分出了幾分的心思,他若寵你,可以給你全天下,更甚至為了你能與全天的人為敵,可他若是恨了你,上窮碧落下黃泉,哪怕是你死了,最后也都是要將你挫骨揚灰不可。

    想到了此,沈月殊不由的打了一下冷戰,再是若無其事的整理著其它的東西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