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特警為后:誤惹妖孽七皇子 >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:大婚禮成

第一千零一十三章:大婚禮成

   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:大婚禮成

    賭坊掌柜的仗勢欺人,世子葉云騎本想出手懲治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此時是在天朝的皇城,還是少招惹是非為好。

    只不過看掌柜的架勢只怕不會輕易放他離開,恰巧他身上帶著六曲將軍贈與的令牌,便隨手拿出來,想著以此嚇退這些黑心的掌柜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一招果然有用。賭坊掌柜的雖然不知道葉云騎給他看的是什么令牌,到底有多大的權力。

    但他畢竟在皇城混跡多年,自然知道這令牌乃是宮中之物。

    而宮里的人大多都是皇室勛貴,即便不是皇室中人,那也定是朝中功勛卓著的大臣,總之無論官職身份如何都不是他一個賭坊掌柜不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于是立刻換上一張笑臉連聲請罪,葉云騎看都沒看一步出門去追樂欣公主。

    接下來這段時日,樂欣公主與世子葉云騎幾乎每天都在一起,而且二人時常溜出宮游逛,不消半月的功夫,葉云騎便大概熟知了皇城中的每一條街巷。

    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兩個人感情也日漸升溫,尤其樂欣公主活潑又豪爽的個性,讓世子葉云騎愈發的喜歡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慶幸當日丹陽公主退婚一事,否則如何能與樂欣公主結緣。

    兩個人相處愈發的親近,而近段時日皇宮里卻是異常的忙碌。

    眼見得太子與公主大婚的佳期將至,都統府也在緊密籌備著。

    尤其風府的皇貴妃,自從孫女風玉嬈被冊封為太子妃之日起便沒有一日不是歡喜萬分。

    因為她知道,風玉嬈既然被冊封為太子妃,日后定然便是天朝的皇后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爭斗了半生的皇后之位,如今孫女居然不費半分力氣便得到了,這既是風府的榮耀,又何嘗不是她此生的心愿。

    雖然今時今日即將坐上這榮寵之位的不是自己,但卻感覺比之自己坐上這位置更加的開心。

    每日里都在催促著侄子風竹染,一定要為玉嬈準備最好的嫁妝,并且拿出自己珍藏的那些寶貝送到玉嬈屋中,并叮囑玉嬈任何時候都不能輸了身價和臉面。

    畢竟皇貴妃對于這些事情再清楚不過,一但入宮無論身份地位如何,傍身的嫁妝都是不可疏忽的一件重要之事。

    風府為玉嬈小姐即將嫁入宮中為太子妃一番忙碌,而此時的花府也是同樣的境況。

    迎娶公主可不是一件小事,就算花演如今當上的御史大人也終究是臣子身份,許多的禮節規矩半分也不能馬虎。

    三個月后的重陽之期,也是太子迎娶太子妃公主出嫁的大吉之日。

    這一日,無論是皇宮之中還是宮外的風府花府皆是一派喜氣。

    一大早整個皇城中的百姓幾乎都聚集在風府花府外,有一些是前來看熱鬧,爭一份喜氣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一部分人是前來慶賀的,風花兩府院門大開,無論何等身份皆以相待。

    待到吉時將至,兩乘喜轎分別從兩府抬出來。

    風府的喜轎里坐著一襲大紅禮服的風玉嬈,她的轎子必定是要從皇宮正門抬入。

    太子妃的身份尊崇無比,自然要堂堂正正地進入皇宮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則是花府的喜轎,花演騎著高頭大馬,后面跟隨著十分排場的迎親儀仗,十分的奢華莊重。

    花演事先便與丹陽公主約定,他要親自前往公主寢宮將丹陽公主抱上花轎。

    因為兩對新人看的是一個時辰,待花演一行迎親隊伍來到宮門時,太子妃的喜轎也已經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兩乘轎子一同進入皇宮,喜宴的慶典設在皇宮正殿。

    此時元熹太子向著喜服身姿挺拔風流俊美,而花演則站在太子后位,同樣的玉樹臨風。

    待太子妃由喜婆攙扶走進大殿之時,三皇子元戎也牽著丹陽公主的手走進來。

    于是兩對新人分別立在殿前兩側,由總管安慶站在前面作為執禮官。

    隨著禮樂聲起,安慶高聲宣讀皇上意旨,并主持典禮儀式。

    待到新人跪拜父母之時,丹陽公主原本心懷喜悅,卻不知為何竟失聲哭了出來。

    坐在大殿上的青鸞此刻心情十分復雜,她一面為元熹太子迎娶太子妃而高興,同時又為長公主即將出嫁而傷懷。

    只不過此刻大殿之上除了朝中眾臣,還有許多前來恭賀的別國賓客,她自然要隱忍一些。

    但此刻聽得丹陽公主蓋頭里發出啜泣之聲,便再也隱忍不住。

    立刻從座位上站起走向丹陽公主,還未到近前,丹陽公主一下子撲進青鸞懷里。

    聲音略帶哽咽地說道:“母后,兒臣舍不得您和父皇,也舍不得皇兄皇妹們,兒臣不想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此時的青鸞早已紅了眼眶,將丹陽公主擁進懷里輕輕拍著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都嫁人還說這么孩子氣的話,如今大禮已成,這不也是你期盼的好日子嗎?”

    “兒臣之前的確是十分期待,但如今真要離開父皇母后了,兒臣感到心中十分難過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丹陽公主撩起蓋頭,一臉委屈地看向青鸞。

    青鸞不想讓丹陽公主看出自己同樣的不舍,于是勉強露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勸慰道:“有什么可難過的?你即使是出宮了也不過是住在花府之中,就算你想回來也用不上半個時辰便可入宮,實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丹陽公主這才點了點頭,“母后說的極是,只是丹陽還是有些不舍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丹陽公主的情緒已經緩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這時七皇子起身走下大殿,來到丹陽公主面前說道:“丹陽,今日可是你與花演大喜之日,怎么可以如此任性?趕快隨花演出宮,切不可錯過了吉時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番話,七皇子抬手親自為丹陽公主放下大紅蓋頭。

    丹陽公主拉著七皇子的衣袖,雖然沒有出聲卻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此時新婚大禮已成,元熹太子正向賓客致謝。

    花演便也不再耽擱,一手攙扶著丹陽公主走向殿外。

    剛一踏出大殿的正門,花演一附身便將丹陽公主抱起。

    丹陽公主原本還在為離開皇宮而傷感,如今突然被花演抱起,蓋頭下一張嬌嫩的粉臉早已經羞得通紅,心跳也一下子變得急促慌亂。

    好在她此刻的緊張情緒沒有人能夠看到,只有她自己能夠感受到。

    花演抱著丹陽公主一直下到九九八十一級臺階,這才將公主輕輕放進喜轎。

    隨著禮官一聲吩咐,喜轎忽閃閃一路抬出皇宮直奔向花府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