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巨富女婿 > 510 它是假的

510 它是假的

    何金銀笑了笑,說道“這拐杖,的確比你那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何金銀,到了這個時候,你他么還吹牛比。你這人,臉皮真是夠厚啊!”楚蕁大聲說道。

    王子文也撇嘴,“那種拐杖,一看就是地攤貨。估計最多價值幾十塊錢的樣子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楚家小輩,都忍不住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何金銀還想在說些什么,然而此刻,江雪在桌子底下,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接著,搖頭道“何金銀,你不要說啦。”

    還嫌不夠丟臉啊,還要吹牛比啊。

    唉,嘆了一口氣,江雪很無奈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楚家老太君那邊,輪到楚云芳開始祝壽、獻禮了。

    楚云芳此刻,走到了老太君面前。

    接著,她對著老太君,開口說道“奶奶,您還記得我不?我是大房的云芳啊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點了點頭,“云芳啊…記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給你,特意挑選了一件禮物。這個禮物,我可是準備了好久呢。”楚云芳說道。

    說著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讓門外,事先安排好的人,將禮物給抬進來。

    同樣是讓人抬進來,楚云芳叫的人,那可都是穿著西裝,打著領帶。

    和何金銀之前叫的人,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何金銀之前叫的人,就像是送快遞的。

    而且,抬著的箱子,也完全和之前不一樣。

    何金銀讓人抬著的箱子,又破又爛。

    但是,這個楚云芳讓人抬著的箱子,卻很新。

    外表,那都度了一層銀啊!

    看到這,楚蕁忍不住說道“還是云芳表姑媽大氣啊,同樣是用箱子抬禮物的。但是人家云芳表姑,用的是度銀的箱子。再看看某人的,滋滋……完全就是一個在天,一個在地!”

    說到某人,還特意朝何金銀看去。

    不用說,都知道那個某人是誰了!

    王子文等人,也在這一刻,鄙夷的看了何金銀一眼。

    江雪又是一陣尷尬。

    同時,擔憂的在桌子底下,擰了一下何金銀的腰,然后小聲道“我們江家的禮物,應該不會出錯吧?”

    何金銀搖頭,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此時,另外一邊,楚云芳的禮物,已經抬到了老太君的面前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好奇,他的禮物會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禮物都是用度銀的箱子裝的,箱子里面的禮物,肯定很貴重吧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呀,這個可是遠嫁豪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點好奇,里面裝著的是什么禮物,這么一大箱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賓客們,還有楚家的其他人,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楚家大房,這一刻,都覺得臉上有光啊。

    剛才,楚家二房的人,把他們楚家大房小輩鄙夷了一番。現在,楚家大房遠嫁之女,給他們找回了一點面子!

    “開箱!!!”在大家的好奇目光之下,楚云芳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接著,那鍍銀的箱子被打開了。

    箱子打開以后,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箱子里面的東西,給吸引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箱子里面,綻放出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光芒之中,靜靜的躺著一個木雕!

    那個木雕,是一只‘玄武’!

    至于它為什么會綻放光芒,那是因為,在它的周邊,有很多的燈,那些燈,作為配件,在發著光。

    “我去,這簡直要亮瞎我的眼!”

    “光這包裝和配件,看著就不簡單啊。”

    “這禮物是什么?也是木雕?一個玄武木雕,不知道什么來頭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楚福生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問道“云芳,你這木雕,是什么來頭啊,和我們說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云芳自然要說一說這木雕的來頭。

    否則,別人都不知道它的珍貴啊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那箱子面前,接著,從那箱子里面,將那木雕取出。

    取出來以后,她將那木雕拿在手里,接著,大聲說道“這個木雕,叫做‘千年玄武’,大家看看這做工?看看這署名!!”

    做工,大家都看不懂啊。

    署名,倒是很容易看清。

    站在楚云芳身邊的人,仔細看了幾眼那署名。

    接著,一個人,一字一頓的念了出來,“王,三,峰!”

    當這三個字被念出來以后,頓時間,很多人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“王三峰?”

    很多人,那都認識他啊。

    當然,也很有多人,根本不認識他。

    不認識王三峰的人,忍不住朝那些震驚的問道“王三峰,這是誰啊?很牛比嗎?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啊!這個王三峰,那可是一名木雕宗師啊。不過,他不再江南市,而在都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和咱們江南市的木雕宗師陳老齊名的存在,他的作品,很多都是宗師級別。有些直接能賣上千萬!”

    “這么牛比嗎?這這件木雕,不會也是宗師級別的禮物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都震驚。

    宗師級別的木雕,那價格,基本都是上千萬啊。

    這個楚家大房的外嫁之女,送禮直接送上千萬?

    擦,她嫁的那個豪門,是家里有礦嗎?這也太大方了吧?

    好像也擁有這樣的親戚啊。這是在場,眾多人心里的心聲。

    楚云芳這個時候,也開始正式介紹起了這個木雕。

    “這個木雕,叫做萬年玄武,是木雕界的宗師‘王三峰’王老的作品。然后,由我老公,花費了高級從一名富豪手里買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聽聞我要來江南市,便讓我把這禮物帶上。然后,叮囑我,送給楚家人。表示我夫家人對楚家的祝福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有人好奇無比,插話道

    “楚夫人,冒昧的插一句話,很好奇,你這禮物,花了多少錢啊?”

    楚云芳故意沉吟了一下,讓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她身上停留。

    大概停留了一分鐘左右,楚云芳,方才笑語盈盈道“也就一千五百萬!!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一千五百萬?”

    “還也就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太大氣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再次看向她的時候,都心里夸贊起了‘牛比’二字。

    這才是真正的豪門啊。

    此刻,楚家大房那邊的小輩,真的是恨不得頭抬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你們二房那邊,送的88萬的木雕,很貴重嗎?

    擦,和我們大房云芳姑媽比起來,連零頭你都沒有!

    這一刻,大房的人,心里那叫一個舒暢啊!

    剛才所有的郁悶,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二房的楚蕁等人,此刻都不好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沒法比。

    完全沒法比。

    只有巴結的份。

    “還是云芳表姑媽嫁的豪門有錢啊,隨便送個禮物,就上千萬啊。我楚蕁,以后也要嫁這種豪門。”楚蕁太羨慕了,忍不住說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楚家其他的小輩,開口道“小蕁,到時候,多和云芳表姑媽親近,然后,讓她介紹他夫家的那邊人青年俊彥給你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對,楚蕁,到時候,你也嫁入那個豪門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蕁點頭,很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自然也不會忘記鄙夷、嘲諷一下何金銀他們江家人了。

    “唉,都是遠嫁的人。差別怎么那么大呢。”楚蕁這話,可不單單只是嘲諷何金銀一個人了,這是嘲諷整個江家。

    嘲諷楚云秀了!

    晚輩嘲諷長輩?太沒禮數了!

    江雪聽到這話,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江紫、江紅,心里也都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幾人剛想說什么話,不過,在此之前,何金銀已然當先開口“花里胡哨的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楚蕁她們這些聽到這話的人,都是身體一僵。

    草你麻痹呀,何金銀,你他么真會裝比!

    人家上千萬的木雕,你居然說人家花里胡哨?

    “何金銀,你語氣可真大。數千萬的禮物,到了你口里,居然成了花里胡哨?”楚蕁冷哼。

    “何金銀,你自己送個幾十塊錢的拐杖。大家還沒多說什么,你倒好,居然說人家送了數千萬的東西,花里胡哨!”

    “你這不單單只是吹牛比了,你這還嫉妒吧?”

    一群楚家小輩,紛紛開口,吐槽、嘲諷著何金銀。

    何金銀淡淡的說道“就一個假貨罷了,價值數千萬?真是搞笑!這整個禮物,加上那花里胡哨的包裝,都還沒8萬快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楚蕁她們更加無語了。

    她們真是被何金銀給打敗了。

    “何金銀,你這嫉妒心到底有多重啊。別人送的禮物比你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你就說人家送的東西,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真無語,真想把你給趕出我們楚家大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人性的扭曲吧?那可是有署名的,而且,云芳表姑媽這樣的人,會用假貨,來糊弄老太君嗎?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你一個屌絲,連木雕都不認識,居然說著木雕是假的。真是搞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些楚家小輩,紛紛嘲諷著何金銀。

    因為說話的聲音有點大,所以,這里有點吵。

    這一吵鬧,頓時間,吸引了楚福生等人的關注。

    楚福生聽到吵鬧聲,心里很不快。

    現在是云芳送大禮的環節,那幾個小輩,吵吵鬧鬧的,喧賓奪主,實在太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他拉著臉,很不快的朝楚蕁那里看去。

    同時,質問道“楚蕁,怎么回事?吵吵鬧鬧的,成何體統!”

    楚福生教訓的話一出,頓時間,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楚蕁,聽到爺爺的話,扭頭,解釋道“爺爺,云芳表姑媽,是這樣的,剛才,那個何金銀說,云芳阿姨送的宗師級別木雕‘千年玄武’是假的!!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不單單只是楚福生,楚云芳的臉,也徹底黑了下來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