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巨富女婿 > 449 家

449 家

    電話那頭,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站在葡萄樹架下的何金銀,倚靠著葡萄樹,星空之上的明月,撒下一輪皎潔月光,讓他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斑駁的影子。

    微風輕拂,電話那頭的老人輕嘆:“這件事,以后再說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何金銀的臉上復雜無比,不知道為什么,那個老人為何不將自己父母的事情告訴自己?

    每逢佳節倍思親。

    遠方的游子,尚且如此。

    何況,他這個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的孤兒呢。

    深深的在那葡萄樹下嘆了一口氣,接著,何金銀看向了月光下的江家。

    此刻的江家,客廳里面燈火通明,可以從院子里面,透過窗戶,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岳母楚云秀圍著圍裙,正端著菜,岳父江如海,帶著老花眼,在那寫著書法,江紫姐抱著那個叫做‘何金銀’的小白貓,一邊擼貓吃葡萄看劇,還有圓圓,穿著她最喜愛的小花裙,在那客廳里奔跑……

    大廳的窗口,直直的站著一個絕美女子,一頭黑色靚麗的長發,從肩膀之上垂落而下,月光透過窗戶,灑落在那如瀑般的長發之上,仿若沐浴著一道圣光。

    何金銀站在遠離,她站在窗口。

    何金銀在那月色下葡萄架下,透過窗戶,看向江家。

    她的眼,則透過那窗,和何金銀的對視在一起。

    有風,輕輕的吹過,吹拂起了那葡萄架上的幾片葉子。

    有光,從她的臉上綻放而出。

    她站在窗口,遠遠的隔著窗,輕啟朱唇,喊道:“何金銀,快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的。雪姐,我馬上就來。”

    何金銀臉上的復雜,心中的愁緒,全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抬腳,迎著那天空之中的明月高懸,邁步踏入了江家的燈火通明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姨夫,我這小花裙,漂亮嗎?”圓圓俏皮道。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何金銀,過來給我剝葡萄。”江紫喊道。

    何金銀給與其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來,賢婿,看看我這幾個字,寫的如何?是不是有王羲之的風范?”老丈人胡須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何金銀對著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吃飯了,何金銀,過來端菜。”岳母喊道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

    何金銀點頭,拋去了腦中的一切雜念,融入到了這江家的燈火通明之中,融入到了,這個家里。

    晚上,吃過了飯,何金銀的嘴邊,有一個迷離。

    江雪笑著拉過他,從他的嘴角,將那米粒拿下來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,浪費糧食。”江雪也不嫌棄,居然那米粒,放入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一旁,圓圓見此,喊道:“雪姨,我嘴角也有米粒,來,也給你吃。”

    江雪聽到,臉紅暈紅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進入了臥室里面,何金銀想到了白天的事情,不由將電腦打開。

    他今天晚上,還有一件事要做。那就是將白天在研究室里講的那些東西,寫成一篇sci,然后,繼續給那NEJM醫學雜志投稿。

    江雪的話,也沒有去打擾他。

    何金銀則開始埋頭寫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,因為有之前白天的底子在,所以寫起來更加的通暢,大概只寫了一個來小時,就將那一片長達幾十頁的sci給寫了出來。

    而且,都是用英文寫出來的。

    寫好了以后,何金銀便將那sci投給了NEJM醫學雜志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那負責人收到了何金銀的郵件以后,馬上就做出了回復。

    “何,你這也太高產了吧?這個是以前就寫好的嗎?”NEJM醫學雜志的負責人驚嘆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今晚寫的。”何金銀隨意的回復著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今晚寫的?一個晚上,就能寫出質量這么高的sci來?”遠在大洋彼岸的NEJM醫學雜志負責人,眼鏡都直接驚嘆的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一個晚上,是一個小時。”何金銀又隨意的回復道。也沒去撒謊。

    大洋彼岸的NEJM醫學雜志負責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直接無語了,這個東方人,是妖怪嗎?這么妖孽?這么變態?

    “抱歉,我這邊已經很晚了,我得陪我妻子去了。”何金銀此時,對著那NEJM醫學雜志負責人發消息說道。

    “噢噢,好的,好的……”還在發愣中NEJM醫學雜志負責人,下意識的回應著。

    終止了和他的聊天,旋即,何金銀扭頭,看向了背后的江雪。

    此刻的江雪,已經洗好了澡,換上了一聲紫色的睡裙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身上散發著沐浴露的清香。

    何金銀想到,過了中秋,再過幾天,就是雪姐的生日了。

    雪姐的生日,是9.17日,距離現在,并沒有多久了。

    何金銀想著,之前派人出去尋找七色牡丹,但現在,似乎還并沒有消息。

    不過其他禮物,何金銀已經準備好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就快中秋節了。這次中秋節,媽那邊的人邀請我們過去。說去認認祖。然后和她們一起去過中秋。”江雪說道。

    “楚家?”何金銀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嗯,去江南市。你怎么說呢?媽說看我們,我們要是不想去,那就不去了。不過……不過我覺得媽還是想去的。”江雪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卻是,楚云秀屬于遠嫁,她娘家那邊江南市。

    如今過中秋節,娘家那邊的楚家,發出了認祖的邀請,她心里肯定是很想去的。

    不過,一家人去江南市,這顯然挺麻煩的。楚云秀不想麻煩幾個女兒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工作,這樣一來一去,至少也得花費個幾天。

    還有,大家都很少去江南市。因為之前楚家那邊瞧不起他們,楚云秀當初嫁給江如海,楚家那邊的人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覺得江如海根本配不上楚云秀。

    再怎么說,雖然楚云秀是屬于楚家的旁系,但是,也算是個大家閨秀吧。而江如海年輕的時候一窮二白,他的確是配不上楚云秀。

    剛開始的時候,江如海也會帶一家人前往江南市楚家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過去,都是被嘲諷的對象。甚至后面,她們還直接說出他們沒必要過來的話。從那以后,一家人就和江南楚家那邊聯絡少了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,或許是看到了江雪水肌膚發展的很好吧,那邊又傳來消息,讓楚云秀今年帶一家人過去過中秋。

    并且,過去認祖!

    認祖這事情,暫且放在一邊。就說過中秋,見見娘家的人,楚云秀心里還是很想的。

    不過,她也知道,一家人過去了,楚家的人肯定又會嘲諷她們。

    自己和江如海倒是無所謂,主要是三個女兒啊,三個女兒如今都長大了,讓她們過去受氣,楚云秀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何金銀聽了江雪的話,此刻不由說道:“去呀。既然媽想去,我覺得咱們還是去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江雪點頭,“那我到時候就和媽說去了呀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她,更愿意去聽從何金銀的意見了。有時候,在何金銀面前,像個小女人。

    這在以前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    這也說明,何金銀的身影,在她的心里越來越深。

    夜色越來越深,二人一個躺在床上,一個躺在地鋪上。

    月色朦朧,修飾了他們的眸光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江雪笑道,仿若星際朗月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何金銀回道,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。

    >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