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巨富女婿 > 056 快去求他

056 快去求他

    另外一邊,醫院中。

    何金銀被抓后的幾分鐘,那個張守仁就被推入急診。

    接著,事先和他商量好的陳楚,開始幫他注射解藥。

    陳楚注射完畢以后,心里冷笑:“何金銀,和我斗,這就是你的下場。到時候,我再花錢,讓這個張守仁去告你,你沒個三年,根本出不來。我要把你給徹底毀了!”

    這個陳楚,可真夠狠的呀。

    何金銀其實和他的仇也沒那么大呀,就是和他競爭一個工作而已,他陷害了何金銀還不夠,居然還要何金銀坐牢。

    人的心,有時候,怎么會壞到這種程度呢?

    至于那個張守仁,也和他一樣,恩將仇報。為了錢,居然陷害才救了他的何金銀。而且,還要讓他坐牢。

    人性,難道就如此丑惡?

    二人此時,還在小聲的密語著。

    “等你恢復了以后,你去告那個何金銀,只要你讓他坐牢,我再另外加錢給你。”陳楚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張守仁點頭。

    同時,依然在痛苦的呻吟著…

    “好了,現在不用演戲了。我已經給你注射了解藥,你好了。”此刻,陳楚皺著眉頭,低聲道。

    都已經給他注射解藥了,他還在演戲干嘛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不是在演戲,我還痛,肚子痛!”此時,那張守仁顫聲道。

    而且,他發現,自己越來越痛。

    “這…”陳楚的臉色大變,心里不安道:“難道,藥出問題了?在他身上,真正的產生了副作用?”

    想到這,他心里很是不安,如果是這樣,要是弄出人命,那該怎么辦?

    “快救我…”此刻,張守仁越來越痛了,痛得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而陳楚,趕忙對他展開搶救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除了陳楚之外,醫院方面,也叫來了其他幾個醫生。

    讓他們對這個張守仁一起進行救援…

    這里面,就有西醫的代表王丁洋教授。

    而這個教授,和陳楚有很大的關系,是陳楚的親戚,之前,陳楚要去寧海大學醫學院當老師,也是他推薦安排的。

    王丁洋這人,不管是在醫院里當醫生,還在學校里搞研究或者教學,都和劉金水不對付,二人經常一直斗。

    這一次,王丁洋也看中了那個關于肺癌藥物的研究,不過,那個研究,是劉金水提出來的,東西都掌握在劉金水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讓陳楚混入學校,除了當講師之外,還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成為劉金水研究室中的一員,拿到關于那項研究的重要資料。這樣一來,他王丁洋完全可以搶走劉金水的這個成果。

    此刻,正在搶救張守仁的他,開口道:“沒救了,最多還能活10個小時,10小時以后,要讓他家人準備后事!”

    張守仁的死不死,和他王丁洋沒關系。

    甚至,他內心深處,還希望張守仁可以死去。這樣一來,劉金水推薦的那個叫做何金銀的人,就會徹底完蛋。

    非法行醫醫死人,和非法行醫差點醫死人,這兩者又有很大的區別。前者,是最少判刑10年,后者,可大可小,最多10年,最小也就是拘留罰款。

    “不,趕緊繼續搶救!”劉金水此刻,也在這里搶救,他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能讓這個張守仁死掉啊,如果死掉了,那么,何金銀就真正的完了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張守仁恐慌道:“什么?我要死了?我沒救了?陳醫生,這是怎么回事啊?你不是說,注射了解藥以后,我馬上就可以恢復嗎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頓時間大家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都朝陳楚看去。

    劉金水則臉色一變,忙問道:“張守仁,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救我…救我呀…我不想死,我真的不想死啊。陳楚,都是那個陳楚啊,我本來已經沒病了,本來,我的腹痛已經被何醫生給治好了,但是,陳楚找我,他讓我去陷害何醫生。他給我的身體內,注射了一種藥物,讓我痛苦。然后他說過一段時間,會馬上給我注射解藥,我就可以恢復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還讓我陷害何醫生。他說只要我按照他的話做,就給我十五萬!”

    張守仁的這些話一出,在場所有的醫生臉色都是大變。

    這些醫生,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那陳楚。

    這個世上,居然還有這樣的人?

    這他么還是人嗎?為了一己之私,居然用這種卑鄙的手段,去陷害別人?

    還要讓別人坐牢?

    他可是醫生啊!

    一個醫生,居然做出這種事情?

    醫生這個職業,可是治病救人的呀。可他這混蛋,卻是害人!

    “這件事,沒完!陳楚,你完了!”此時,劉金水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而陳楚到此刻,瞬間從剛才的得意變成了恐懼。

    無窮的恐懼,籠罩了他。

    不過馬上,他就否決道:“沒有,我才沒有做這種事情。這一切,都是張守仁的片面之詞。我沒有做那種事情,這一切,都是何金銀非法行醫做的,張守仁即便死掉,也是他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他這個時候,干脆狡辯了起來,反正,別人也沒證據。

    可是他錯了!

    只要犯了罪,肯定就有證據的。

    他給張守仁吃的藥,就是證據,那些藥物的成分,可以在張守仁體內提取到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事情,他根本沒有想到。

    那就是張守仁,他錄了音。

    “陳楚,你還狡辯,還好我知道你不是個好人,所以,在和你談話的時候,我偷偷的用手機錄了音。我手機里面,有你做這事的證據…”張守仁一邊痛苦的呻吟,一邊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而這話一出,陳楚的臉色唰的一下,變得更加的慘白。

    此時,他連忙朝自己的后臺王丁洋教授看去。

    “王叔,你可要救我啊。我不想坐牢,我不想坐牢。”陳楚忙說道。

    王丁洋此刻也是臉色鐵青,他也沒想到,這一切都是陳楚做的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陳楚能夠做的天衣無縫,沒有留下把柄,而且,還真的可以讓何金銀坐牢,那么他王丁洋還會夸贊他一句。

    但現在——

    王丁洋冷哼了一聲,在心里罵了一句‘蠢貨’,口里則說道:“陳楚,我救不了你。你自己闖的禍,自己承擔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王丁洋直接離開了這里,根本不想管他,把他當做了棄子。

    陳楚到此,心死如灰,面色慘白,恐懼無比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完了,徹底完了。

    隨后,他軟癱在地。

    有錄音在,他的狡辯,都是空白無力的。

    沒用的,狡辯和解釋都沒用的!他也沒有再解釋了。

    “劉主任,還有其他醫生們,你們大發善心,救我啊,我不想死,我真的不想死啊。那些錢,我都不要了,我全部不要了啊…”張守仁此刻,哭泣的說道。

    一邊哭,一邊痛啊,痛的眼淚鼻涕直流,那慘像,真的是慘不忍睹。

    然而,其他幾個醫生都紛紛搖頭,“不好意思,我們盡力了。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劉金水也搖頭道:“我也救不了你,無力回天!”

    “不,不會的,我不要死,對了,對了,去找何醫生,說不定,何醫生可以救我。他之前,隨便給我扎了幾針,就把我的腹痛給治好了。他是神醫,他是真的神醫,他可以救我。你們快去給我請他來救我。”張守仁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其他眾人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你讓你的家人去求何先生吧,我們還需要給其他病人治病!”其中一個醫生,冷哼了一聲。他對這張守仁恩將仇報的做法,感到一陣心寒。

    這個世上,居然還有這種人?

    為了十五萬,陷害對自己有恩的人。現在,自食其果,居然還有臉去求人家再次救他?

    救好了他,再讓他去陷害自己?

    其他醫生也都在心里發冷,心中暗道:“如果,我是那個何醫生,我絕對不會出手救他!”

    張守仁的話,果然去聯系自己的家人,讓自己的家人,去警局求何金銀,求他出來給他治病。

    同時,他還朝陳楚說道:“陳楚,你他么也去給我滾去求何醫生。如果我死了,你的罪就大了,你也要被判死刑!你這是謀殺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陳楚身軀一顫。

    那癱軟的身體,頓時間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對,對,趕緊去求他,如果他能救下張守仁,我的罪名會小一點。我可不要判死刑!”陳楚喃喃道,旋即,趕忙起身,要去警局求何金銀,求他出來治病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