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巨富女婿 > 001 總裁老婆

001 總裁老婆

    “少爺,一年考核期到了,恭喜你,通過考核,成為‘隱國’繼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龍老,我要回寧海一趟。”

    何金銀離開了京都,飛往寧海…

    大概半天以后,何金銀從京都,抵達了寧海。

    他來到一家叫做‘水肌膚’的公司門口。

    此刻,那門口,圍了六、七個人在那里。

    為首的兩個人,是一個中年貴婦和一個中年光頭。

    “叫你們的負責人出來!”中年貴婦對著門口保安,氣勢逼人道。

    “對,叫她滾出來,她麻痹的,她賣的是什么藥啊?我姐姐涂了她的藥,臉都成啥樣。今天不賠個幾百萬,讓你們這破公司明天就倒閉。”中年光頭,惡狠狠的開口。

    保安遇到這種事情,也不敢擅做主張,馬上去通知這公司的總裁。

    大概十來分鐘以后,一個穿著總裁ol工作裝,帶著黑框眼鏡,身材高挑,足有一米七八的冰冷女子,從那公司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當她出現的那一刻,幾乎所有的人,都將目光匯聚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美貌實在太出眾了,哪里有人群,只要她一出現,她馬上就成為人群中那道最靚麗的風景。

    “哇,這個女人可真漂亮啊,不會是哪個明星吧?”

    “有點像大明星薛雪,不過比她年輕,比她高挑,咋一看去,比薛雪還美咧。”

    “氣質好冷啊,被她看上一眼,凍得可能會感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小聲的討論著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時,門口的保安,朝著江雪恭敬的開口:

    “江總裁,您來了。這些人非要見您,我們攔都攔不住…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頓時間,那群來找事的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們都沒想到,原來,面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女人,就是這‘水肌膚’公司的總裁。

    “原來,你就是這黑心公司的老板呀…”

    那臉花了的中年貴婦,氣勢逼人的指著江雪,冷冷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女士,您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江雪皺起了眉頭,她的確是水肌膚的總裁,但卻不是什么黑心老板。

    她做生意,一直都很本分,從沒賺昧良心的錢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看我的臉,擦了你們公司的化妝品,然后成這個樣子了!被你們公司的化妝品毀容了!”

    中年貴婦張婕,氣憤的指著江雪。

    “我們這次來,就是要找個說法。我姐夫是‘寧海商會’的副會長,你們這次,要不賠個幾百萬,我們就讓我姐夫,將你們的公司給查封了。”旁邊,那個光頭張建補充道。

    他一說話,臉上的橫肉抖著,看上去兇神惡煞。

    “幾百萬哪里夠,老娘的一張臉,就值幾百萬?”中年貴婦摸著臉,憤憤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幾百萬哪里買得了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江雪剛開始以為,這只是一個類似‘醫鬧’的人,來這敲詐一筆,本以為事情不大。但現在,聽了那中年貴婦的話,心里頓時一沉。

    寧海商會,要是要查封她這個化妝品公司,那真的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江雪此時,蹙著眉頭,心里正尋思著要怎么處理這件事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這臉皮,不是因為用了我們公司的產品,就變成這個樣子的,而是因為別的原因。”此刻,何金銀走了過來,突然開口。

    剛才,他便用中醫四診,‘望聞問切’中的‘望’,看出那中年貴婦張婕臉上的大致情況。

    那并非是因為化妝品的原因,而是因為這女人體質特殊,接觸了某些過敏源,因此導致臉上長瘡。

    “哼,還想耍賴是吧?我姐昨天在你們公司,買了你們的產品,回去用了以后,臉上馬上就有了反應,過了一個晚上,臉就成這個樣子了。還說不是因為你們公司的產品?”光頭氣憤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誰?那女老板的司機嗎?這里哪里有你說話的份?”

    中年貴婦張婕,直接瞥了何金銀一眼,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而此刻,面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,公司門口所有的人,都將目光朝他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總裁江雪見到她,還詫異的愣了一下,之后,反應過來,脫口而出,道:“好你個何金銀,你還知道回來?你眼里,還有沒有我這個老婆?”

    老婆?

    這美若天仙,比大明星薛雪還要漂亮和有氣質的總裁女神,居然結婚了?

    而她的老公,就是面前這個,穿著‘樸素’,看上去有點小白臉的男人?

    那一刻,公司門口圍著的男人,都朝何金銀投來羨慕、嫉妒的眼神…

    “你是她老公?那么,這公司,真正的話事人是你了?”中年貴婦張婕,朝何金銀看來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,頓時間,旁邊的幾個保安‘噗嗤’一聲就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對于何金銀,雖然離開了寧海一年,但是這些保安是認識他的。

    都知道何金銀以前,是一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,現在,聽到那中年貴婦,問這公司是不是他的,頓時間就忍不住嗤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時,江雪也瞪了一眼何金銀。

    “我是她老公,不過這公司,不是我的…”何金銀開口:“夫人,你的臉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,何金銀,別亂說話…”

    江雪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銀臉上抽去。

    這窩囊廢,一回來,就瞎說什么話?

    難不成,他還想插手處理這件事?

    就他那點能力,他能行嗎?

    何金銀此時,還繼續說道:“夫人,我們公司的產品,有那么多的女士在用,為何只有您一個人,臉上會出現這種反應呢?為什么別人,就不會呢?”

    “哼~~”中年貴婦聽了這話,不由冷哼了一聲,指著何金銀說道:“你這意思,是我故意來訛你們嘍?”

    何金銀搖了搖頭,“你是不是故意來訛詐我們,我不知道,但是,你有病,那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cao,小子,你他么說什么?嘴巴給我放干凈一點?”此時,光頭男聽了這話,氣憤無比,就要擼袖子上去揍何金銀。

    那中年貴婦,也指著何金銀,氣得手指發顫道:“好好,我長這么大,還沒這樣憋屈過。想耍賴就算了,還罵人?你罵我有病,我看你們全家都有病。那賠償什么的,我也不要了。我現在,就要你們公司倒閉。你們給我等著,我若不讓我老公把你們公司給查封了,我姓張的把名字倒過來寫!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被何金銀給氣壞了。

    但何金銀,是說真的。

    這中年貴婦,是真的有病,她得了一種叫做‘過敏性濕疹’的隱形皮膚病,這種皮膚病,一旦接觸到某些致敏源,那么,就會觸發她那病。如果不及時給與治療,那么毀容還是小,甚至,還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何金銀此刻,就把這話給她復述了一遍,同時說道:“你這病,我可以幫你治好,而且,徹底根除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病?你幫我根除?你是醫生嗎?這么年輕的醫生?”那中年貴婦,一臉質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醫生啊,他就一個吃軟飯的,是我們公司總裁的上門老公,都沒學過醫。”這個時候,旁邊的一個保安實在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插口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草!沒學過醫,還說我姐姐有病?你這是在罵人吧?你們還真是囂張啊,賣的產品,把我姐姐的臉給搞花了,現在我們來找你們賠償,你們還不認賬。現在,還說我姐姐有病?”光頭男開口。

    那中年貴婦,聽到何金銀是一個沒過醫,連保安都鄙視的軟飯男,但就是這樣一個人,卻在這么多人的面前罵她有病。瞬間,她的怒火,就被徹底點燃了。

    至于江雪,現在她的臉,冷得像十二月的寒霜,要不是現在人太多,她真想一巴掌往何金銀臉上抽過去。

    這混蛋,瞎說什么鬼。

    還人家有病?

    她看何金銀才有病,神經病!

    這混蛋,以前也就窩囊一點,現在出去一年,回來以后,腦子也壞了?

    此刻,何金銀還想說什么話,江雪趕緊開口呵斥道:“何金銀,你給我閉嘴!!再說話,你這兩天都別想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何金銀一聽這話,搖了搖頭,也就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至于旁邊那幾個保安,聽到這話,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心說這何金銀,還真是個軟飯啊,現在好了,老婆要不給他飯吃了。

    江雪此時,趕緊朝那中年貴婦說道:“張夫人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那個不是我們公司的人,他剛才的話都是亂說的。您別放在心上,您這邊要賠償的話,我們公司會負擔,您的一切醫療費用,精神損失費用,我們都會賠償。”

    雖然江雪也覺得這事很冤,但是,商人遇到官人,能忍則忍,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就用錢去解決。

    幾百萬雖然不少,但她江雪還是可以負擔得起。

    “不,現在,老娘不需要你們的賠償了。你們就等著公司被查封,然后申請破產吧!!”

    那中年貴婦,是真的生氣了,直接冷哼了一聲,接著,便捂著臉,踩踏著高跟鞋,砰砰的走上了旁邊的一輛奧迪a6,然后,和她帶來的那幾個人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到此,江雪的臉變得更加慘白了。

    她看著一旁的何金銀,氣得嘴唇都在哆嗦了。

    這混蛋,平時窩囊就算了,你說你窩囊,你別說話啊。現在好了,這混蛋,瞎說話,把寧海商會‘副會長’的夫人給得罪了。

    寧海商會,直接掌管寧海的公司,商會的副會長,要搞她一個小小的商人,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江雪指著何金銀,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幾個保安,也都看著何金銀,在那搖頭。

    這何金銀的大名,江雪公司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。雖然他這離開了寧海一年,但是老員工都知道,他是江雪的老公,而且,是一個十足的軟飯。

    連江雪公司的保安,都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先進公司…等我晚上有空了,我再收拾你。”江雪咬著牙,用一副要殺人的冰冷語氣,對著何金銀說道。

    何金銀跟著江雪進入了公司里。

    江雪此時,罵都懶得去罵他,主要也是事情太多,沒時間罵。

    她現在,正想著要怎么處理那‘寧海商會’副會長夫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唉,現在,只能找關系,去請求那夫人原諒了。”

    江雪嘆了一口氣,拿起手里的電話,開始給以前認識的一些官員打電話。

    可是一通電話打下來,大部分都是口里‘嗯嗯’,嘴上‘哈哈’,看那模樣,都是都不想管這事了。

    “鈴鈴鈴~~~”另外一邊,秘書那里,還不斷的有電話打進來,都是因為最近公司資金鏈短缺,然后那些客戶怕她公司倒閉,提前過來催尾款的。

    她被這些事情,搞得真的是焦頭爛額,看著何金銀坐在一旁,像個木頭一樣,更加惱怒和生氣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點事情都指望不上他啊,什么都不會做。今天一回來,就捅了一個簍子,我怎么找了這樣一個窩囊的老公。”江雪心里嘆息。

    “走,趕緊走。看著你就煩,你給我回家去。”江雪決定眼不見心不煩,揮著手,讓何金銀回家去。

    “雪姐,我這一年在外面,學了點投資。要不,我來你公司,幫你的忙?”何金銀說道,他現在,對于投資方面的東西挺精通的。他這準備回來幫老婆。

    “不用!你回家吧,回去當大爺。我可不敢雇你,你這還沒上班,就給我得罪了藥監局副局長老婆,這要是雇你上班,以后什么市長夫人、書記夫人,你不得一個個得罪一遍?還有,我這公司,估計也要倒閉了,雇不起你這個大爺…”

    江雪心灰意冷,揮著手,讓何金銀消失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何金銀張開嘴巴,欲言又止,想說自己可以幫他,要錢的話,10個億以內,一1個小時之內,都可以給她。

    至于那寧海商會副會長夫人的事情,他也可以搞定…

    一個電話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這些話,還沒來得及說,江雪已經生氣的瞪著他,道:“你再不走,我叫保安趕你了。”

    何金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終,何金銀嘆了一口氣,這些話,也就爛在肚子里,沒有說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。給你們做飯去…”何金銀溫和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滾,趕緊滾…”江雪無奈,這就是自己的老公啊,一個大男人,每天就只會做飯。真是氣死人,窩囊到家了。

    何金銀離開了公司以后,就拿出‘何家’專門的手機,給龍老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~~~”電話通了,另一頭,響起了一個恭敬的聲音,“何少。”

    “龍老,我想找你幫個忙,要點錢。”何金銀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要錢?多少?”龍老問道:“要不,先給你10個億,拿著當生活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何金銀點頭,隱國的龐大,拿10個億,真的就相當于拿零錢一樣。

    “那少爺,我在今天之內,將那錢打你的專用銀行卡里。”龍老又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,對了,龍老。還有件事,我們‘隱國’成員,有布局‘寧海商會’嗎?”何金銀又問道。

    可不料,龍老那邊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好像沒有…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”何金銀有點失望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時,龍老的聲音,再次響起,“寧海只是一個市,低級了點,我們‘隱國’之前并沒有在那布局。寧海上面的江南省我們有布局,江南省商會的‘會長’唐政,正是我們‘隱國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他的電話給我,我去找他,讓他幫個忙。”何金銀開口,說著,把今天江雪的事情,告訴了龍老。

    龍老聽了以后,忙說道:“這種事情,哪里需要少爺親自出面。老奴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有勞龍老了。最好就今天去說這事,我老婆今天因為這事,煩的眉頭都皺成一團了,我這看了心痛啊。”何金銀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馬上安排,馬上安排…”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