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聯盟之傭兵系統 > 第九百五十三章 準備啟動

第九百五十三章 準備啟動

    上路的一波交鋒過后,導播非常貼心的給到了TSM上單選手的鏡頭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正兩只手抱著腦袋,伸手抓著頭發。

    他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波被秀的,讓他有一種回到了剛剛打聯盟時期的那種感覺。

    碰到了大手子,被人各種算計,最終秀的體無完膚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其實說實在的,TSM的上單選手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死。

    因為當前版本的劍魔是有被動復活的,只是這被動只有在怒氣槽達到滿值的時候才能在死亡之時觸發。

    不管是技能命中還是平A,都可為怒氣槽積累些許的貢獻。

    但悲催的是,一開始先手的很不錯,也積累了一些怒氣,但在追擊的過程中怒氣就消退了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又吃了卡牌的一發黃牌,導致積累的速度變慢,因而直到最后時刻,他血條下方的怒氣也未曾達到滿值。

    這就和人死了,錢沒花了是一個道理。

    明明有被動,卻沒用上。

    TSM隊內沉默的可怕。

    此時比爾森最為無力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補刀,上路在這波打完之后,落后了15個。

    下路落后了15個。

    自己這邊和對面的中路處于一種持平的狀態。

    但隨著澤拉斯Q技能等級的提升,比爾森發現,如果他不將E技能護盾作為主點技能的話,面對到澤拉斯的poke依然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而以這場比賽目前的局面來看,將一切交托給隊友顯然是不靠譜的,他只能主Q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線上想要混的更舒服,只能憑自己走位來躲避掉澤拉斯的Q了。

    “穩住吧。”

    他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人家Sac的體系還沒發育到六級啊。

    這和他們上趕著去送一樣。

    但面對到Sac就不能打主動先手了嗎?那和咸魚有什么分別?

    作為打野的酒桶也很難受。

    雙buff拱手讓人。

    而且轉移到別人身上時,buff的持續時間還刷新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明明他藍buff剛剛在打架的時候都已經快要消失了好嗎?

    面對到這樣的卡牌大師,劍魔明顯更加難受了。

    當然最讓他難受的還是卡牌的出裝。

    回家直接摸出了一雙三速鞋,一個紅水晶,一個藍水晶。

    很顯然,卡牌就是想憑基礎傷害來惡心人了,有紅buff,有血量有藍量,還有移動速度,這會兒的卡牌大師就是劍魔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就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選劍魔,其實我感覺這個版本劍魔刷刷野還能玩,打上單的話怎么玩啊,那被動太坑爹了。”

    香鍋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S6賽季的時候,劍魔其實是可以拿出來上比賽的,也有隊伍那么做過,但是沒有普及。

    但S7賽季初,三月份的時候劍魔就經過了一次算得上是重大削弱的削弱。

    那次削弱正是因為在過年的時候劍魔不管是在rank和比賽里的表現都還不錯,尤其是rank里,劍魔的出場率相當高。

    所以,就被砍了。

    這一刀也是夠狠的。

    Q技能,E技能,R技能,只要釋放的話就可以各自增加百分之二十的血涌值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一個到達六級的劍魔,三個技能全放,才能疊加百分之六十。

    而剩余的百分之四十,則是需要靠W技能的第三下才能疊加。

    只有第三下打出去才能疊加!

    這也是剛剛劍魔為什么那么憋屈的原因。

    更何況就算獲得了血涌效果,如果在規定時間內沒死的話,血涌的效果還會消失,這就好像時光老頭給人掛上的大招一樣。

    極端惡心。

    “人家有自己的理解吧,剛才你如果沒過來我穩死。”

    李牧笑笑。

    這話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且就連李牧在那一瞬間都沒有想到,香鍋居然會直接閃現幫他抵擋技能。

    也許這就是他認識并且熟悉的麻辣香鍋吧。

    一個閃現W,換來了兩個人頭。

    這一波所有人都看到了李牧不停的走位,不停的在輸出,而且還救了香鍋一命。

    但事實上李牧所做的這一切加在一起,都不及香鍋的閃現救人來的更為重要。

    “馬上到六級了,可以動一波,老規矩,按照我們訓練賽里的表現來打。”

    李牧表情認真了起來。

    香鍋這把打野非常順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夢魘,他前期在線上拿到了兩個人頭的經驗,還幫李牧將那波兵線給推了進去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經驗值比起線上毫不遜色。

    酒桶現在已經在野區繞著香鍋走了,就算香鍋強行懟過去,酒桶也只能撤退,線上的推線權都掌握在Sac的手中,他們是沒太多資格去清線的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召喚師峽谷一時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。

    各條線都是平穩發育的狀態,下路的話uzi的W技能命中率也相當的不錯,甚至打出了TSM這邊輔助機器人的一個閃現。

    慎的霸道之處已經完全體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E上去,還就E機器人,然后Q將被動拉到自己身上,再開啟W創造劍陣。

    劍陣持續的時間內,女警輸出完全無效。

    uzi則是在對手被慎的技能嘲諷到之后,才抬手跟上W,一炮眩暈住機器人,讓機器人硬生生的被慎A出了三下Q技能的被動。

    一來二去,機器人已經被打回家了一次,閃現也交了。

    “自豪哥的W技能還是很準的啊。”

    uzi笑著看向史森明。

    “狗子,你這要是中不了的話就可以回家養豬去了。”

    史森明毫不客氣的鄙視,然后操控慎挪了挪位置,嘴唇上下不停念叨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呀?”

    uzi不解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扭頭的一瞬間,慎A了一下炮車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的慎身上還沒有被動。

    “臥槽。”

    uzi一愣,這貨是趁自己不注意偷炮車啊!

    “你看我還差一點錢眼石。”

    史森明忙不迭的說道。

    uzi瞥了他身上的金幣一眼,開始了碎碎念模式:“你要要的話你跟我說啊,為啥要用這么下賤的方式捏森森明?你說了我不就知道了嗎?你不說我怎么能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簡唐僧,別逼叨了,準備開始打,這一波給他們來一個大回爐!”

    李牧聽的耳朵都快冒出繭子了,這倆貨在下路太舒服了,必須給他們找點事情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