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拒當豪門繼承人 > 第207章,是別墅,你要去嗎?
一秒記住【血紅小說網 www.spfscb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一句話,問的云靜啞口無言。

她面色微微泛紅,雙目中有清冷的光閃爍。

"放過何家,他們會付出應有的代價。"

云靜深吸了一口氣,暮色閃爍,很快恢復了心虛。

她第一次覺得,自己低估了陳平。

這家伙,七年里,變得深不可測了。

云靜忽然覺得,這幾年調查到的關于他的那些傳言,廢物、絲,都是假的。

陳平,你很善于偽裝啊。

陳平默然,眼神冷冽,往前踏了一步,逼迫的云靜往后退了幾步。道"如果我說,我不想放過何家呢"

霸氣

這一刻,這個詞在陳平身上盡顯無疑

隨著他的動作,那早已列好隊的禁衛,全部將配槍對準了何坤龍和云靜

云靜身邊的貼身女助理,立刻站到云靜跟前,將她護在自己身后,輕喝道"夫人"

云靜搖搖頭,示意女助理讓開,而后她抬眉,看著陳平,道"說吧,什么條件,你才肯放過何家。"

她自己也沒想到,今天的事會演變成這樣。

要不是答應過早已過世的妹妹照顧何家,云靜才不會如此低聲下氣的跟陳平談條件。

在她眼里。沒有誰可以跟她談條件

"條件"

陳平咧嘴笑一笑,看了眼地上在已經被抽的腫成豬頭的何坤龍,還有鏡頭里不斷磕頭求饒的何家榮,道"我要帶江婉和米粒回天心島,屆時,你不得阻攔,必須全面配合我如果那些人阻攔或者提出異議,你必須站在我這一邊"

聽到這話。云靜的眉頭皺的更深,面色也變得更加寒沉。

她冷冷一笑,渾身的氣質驟然拔高,如同皇妃一般,顯得無比的傲氣,且冷傲。

云靜道"陳平,原來你在打這個主意,你認為,就算我答應了,他們會答應嗎"

"你知不知道,多少人盯著陳家,盯著天心島"

"你帶江婉那樣毫無根基毫無家世的人回去,難道不是故意挑戰那些人的權威"

"就算是你父親,也不敢那樣做"

云靜一口氣說了很多,目色閃爍著寒芒,臉色也開始泛紅。

這個陳平,居然如此的放肆

帶江婉和米粒回天心島,那必定會引起更大的反應

到時候,場面一旦不可控制,云靜都會措手不及

可是,陳平卻淡淡一笑道"我的事不用你操心,你管好你自己就行。江婉和米粒,我必須帶回天心島,誰也攔不住我因為,她是我陳平的妻子,米粒是我陳平的女兒,他們是陳家人天心島,現在是陳家的,以后也必須是陳家的不管是你云靜,是金陵云家,亦或是那些老糊涂的東西,誰敢對天心島,對陳家虎視眈眈,我陳平不介意拔了他牙,敲碎他的爪讓他從這個世上消失"

轟隆隆

隨著陳平激動而振奮的話音落下,天空驟然一道悶雷,還有一道劃破夜空的閃電

聲勢震天

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記悶雷給嚇到了。

而此刻的陳平,渾身流淌的寒氣與殺意,就宛如君臨天下的帝王一般,高高在上的俯視著眼前的云靜

那一刻。云靜忽然覺得自己非常的渺小

這就是陳家人的底氣與魄力嗎

果然,自己低估了陳平,放任他成長了七年,現如今,居然有了帝王之相

云靜沉默了片刻,道"好,我答應你,但是,別指望我會幫你。"

陳平一聽,驟然咧嘴一笑,身上那攝人的氣勢頃刻間消退,又恢復了以往那種絲窩囊的形象。

"謝了,我親愛的靜姨。"

說罷,陳

平扭頭看向何坤龍,道"這個何坤龍,我不想再看到,你應該知道怎么做"

云靜自然明白,一個眼神,身邊的貼身女助理,就直接將何坤龍的四肢全部硬生生的折斷

場面,慘不忍睹

那殺豬般的慘叫,只是幾聲。

何坤龍就昏死了過去

至于何家,陳平沒再管,因為,已經不重要了。

必定是滅了。

上江不會再有何家。

最后,云靜看了一眼陳平,默然的上車離開。

很快,陳平帶的人全部撤了

武裝特殊禁衛,直接將何坤龍的人全部抓了。

至于何氏集團,也被查封了。

何珅也被帶走了調查了。

"剩下的交給你了,別讓我失望。"

陳平回頭看了眼早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的鄭泰,就算是鄭泰這樣的人物,在剛才的一幕幕中,也饒是差點沒反應過來。

都知道陳先生的背景不一般,哪里會想到會如此的不一般

就算是上次制藥廠的那件事,也沒今天來的震撼

"是陳先生。"鄭泰立馬畢恭畢敬的彎腰點頭。

說罷,陳平拍了拍鄭泰的肩膀,抬腳就走了。

這個鄭泰不錯,可以培養成獨當一面的梟雄。

"陳先生慢走。"

鄭泰道。

"陳先生慢走。"

他身后的百來個黑西裝的打手,也都畢恭畢敬的站成豎排。喊道。

非常的有牌面。

直到陳平離去,還在酒店套房里的李瑤,看著樓下離去的人影,徹底慌了。

李瑤現在很懵逼。

就在她剛才要親到陳平的時候,房門被打開,一窩蜂的沖進來十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人。

帶頭的還是上江的地下皇,鄭泰

現在她才知道,這一切都是陳平設的局

拿自己設的局

我李瑤,被人利用了

陳平,你這個垃圾,我李瑤這輩子都會恨死你

陳平這邊,哼著小歌,瀟瀟灑灑的回到了江家老宅。

門口,直接竄出來幾個黑影,畢恭畢敬的道"陳先生,您回來啦。"

陳平點點頭,看了他們幾個一眼,這些家伙全都笑嘻嘻的跑開了。

而后,陳平才打開門,躡手躡腳的進了臥室。

床上,側躺著美麗的人兒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,在月光下,顯得如美玉一般。

陳平想了想,剛摸上床躺下,身側的江婉就直接轉過身來,一把摟住陳平,帶著哭腔道"陳平,對不起,今晚我不該懷疑你的,是我不好,可是。我心里很煩,我很在乎你,我怕失去你,我怕米粒失去爸爸"

陳平啞然,胸膛里那顆滾燙柔軟的心臟,狠狠一揪。

原來,她只是害怕失去自己。

陳平無奈的垂下腦袋,去洗了個冷水臉。而后老老實實的躺在江婉身邊,抱著她睡覺。

江婉直接白了他一眼,道"不行,算了,睡覺吧。"

情濃深處,潔白的月光灑落,宛如江婉的玉肌。

陳平被這當頭一包砸的有點懵,捏了捏拳頭,很是不悅。

咔噠

"好你今天要是敢趕走陳平,我也走這個家,大不了我不回來了"

楊桂蘭差點就摔了個跟頭。

江婉直接閉上眼睛,說了句"不行,睡吧。"

臥槽

n

bs兩人在床上打鬧了一番,絲毫不介意門外不停敲門的楊桂蘭。

夜里的光景,兩個人影翻騰。

跟著,她就看到江婉摟著陳平,無比幸福的笑道"媽,我不會和陳平的離婚。"

臥槽

可是,江婉直接拉起薄毯蓋在了自己身上,那玲瓏的曲線,即使是蓋著毯子,也是那么的美妙。

忽的,江婉將身上的陳平推開,臉色紅潤,微微喘氣。

無奈,陳平刮了刮江婉的瓊鼻,道"不會,只要你想,我都會滿足你。"

陳平這個恨啊,有點憋炸了。

不離婚

她狐疑的眨著眼睛。剛準備把耳朵貼在門上。

楊桂蘭那個恨啊,直接就坐在地上,拍著大腿哭喊"老江啊,你快出來看看啊,我這造的什么孽啊,女兒胳膊肘往外拐,還讓我不讓我活了。好,你走,你們都滾你們的房子已經被我賣了我倒,你和這個廢物能住哪里去"

江婉看出來陳平生氣了,怒瞪了一眼楊桂蘭,道"媽,你怎么這么不講理呢。陳平好歹是你女婿,你憑什么說讓他滾就讓他滾"

這一晚,對于他們兩個來說,是難得的。

陳平猛地一驚,呆愣愣坐在床上,看著身邊惺忪睡眼的江婉。

"等等,你帶那個了嗎"

"這個,要不,今晚就不帶了吧。"陳平委屈道。

陳平一愣,趕緊翻箱倒柜。沒有

"老婆,老婆就一次么。"陳平哀求道。

江婉也是尷尬的滿臉羞紅之色,眨巴著大眼睛,可憐兮兮的支吾道"老公,如果我說,我是一不小心的氣話,你會怪我嗎"

江婉白了她一眼,用拳頭捶在他的胸口,道"胡說什么呀,我才不會跟你離婚,你是我江婉的老公,是米粒的爸爸,你這輩子都跑不掉我的手掌心我要吃掉你咿呀"

離婚

楊桂蘭一臉悶悶的,房間里什么動靜

這,幸福來得太突然了

楊桂蘭氣急,指著陳平繼續罵"憑什么就憑這個家是我楊桂蘭的,他就得滾"

江婉很生氣,爭鋒相對的對楊桂蘭嚷道。

然而,陳平卻寒著臉走了出來,看了眼地上撒潑打滾的楊桂蘭,道"楊桂蘭,你可真狠的,但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,我和江婉有另外的一套房,是別墅,你想去看看嗎"

楊桂蘭傻眼了,登時就豎鼻子瞪眼的,摔起包包砸在陳平身上,罵道"陳平,你是不是又給我女兒灌湯了你這個廢物。誰讓你睡在我家的,你滾,現在就滾"

陳平扶額,你這個氣話,楊桂蘭可當真了。

門開了。

原來,在她心里。自己那么的重要。

楊桂蘭憤怒的渾身發抖。抬手就是一個巴掌甩了過去。

陳平躺下,緊緊地抱著江婉,輕柔的道"婉兒,對不起,其實我也有錯。"

啥玩意

找了好一陣,真沒有。

忽的,一個薄薄的涼唇,直接就印在了陳平的嘴上

"你你簡直氣死我了"

第二天,楊桂蘭早早地就起床,砰砰的敲了敲江婉的房門,喊道"婉兒,快起床別忘了,你今天要和陳平那個廢物離婚的"

氣瘋了,女兒又開始護著這個窩囊廢了。

江婉,閉著眼睛,嘴角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千萬別關鍵時刻掉鏈子啊。

這一巴掌,打的江婉眼眶紅紅的,她憤憤的一跺腳,直接收拾好東西,拉著陳平就要走,"媽,這是你逼我的,這個家,我不會再回來了"

上一章   ←  章節目錄  →   下一章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