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重生為帝 > 1712.紅葉谷主

1712.紅葉谷主

    來自于各地、各界的明鏡們相繼匯聚到長沙城內。這已經不是首屆明鏡臺會議,他們中間不少人也就顯得輕車熟路。

    祥興十三年十月趙洞庭設立明鏡臺,至今,明鏡臺會已經舉辦過兩屆。這回是第三屆。

    各地的明鏡們除去那些因為各種緣故而不能夠在繼續擔任明鏡的,并沒有太多的變化。雖從各地到長沙來不輕松,但沒誰會故意不來參加這樣的大會。明鏡,雖然算不上是正統的官職,但在現今的大宋覺得是個極具殊榮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是誰想當明鏡都可以當的。首先,需得能夠代表大宋的子民們才行。

    而要做到這點,便非得是各界的佼佼者,亦或是德高望重、資歷極高者不可。

    且拿教員來說,能被推舉成為明鏡的教員們必然是在各地頗有名望的夫子。再有江湖高手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剛剛組建時的明鏡臺還相當的簡陋,但這三年來在溫慶書的管理下,明鏡臺已經成為頗具規模、體系的團體。

    原本被遺漏的各行各業如今都有代表被推舉出來,除非那些下九流的行當。而那些頗具影響力的行當,明鏡們也是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江湖勢力也算在其中。

    大宋的國級明鏡中,不乏各地名門大派的掌舵人之流。而且其中有些宗門還是武鼎宗門。

    這些人當然都是大人物。但是他們的到來,卻并沒有在長沙城內造成多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當然這并非是百姓們不夠關注這件頭等大事,而是如今朝廷對明鏡臺大會的準備越來越完善。

    各地代表們進京不僅都有武鼎堂安排的供奉護送,相當神秘不說,且會直接被送到明鏡臺的客棧里面。

    也既是說,尋常百姓們想要見到這些明鏡們都不容易,就更別說和他們交流。這有效的避免明鏡臺大會之前發生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雖然直到這個時候都仍然有些明鏡沒有趕到長沙,但在長沙皇宮外圍的幾個明鏡臺客棧里都已經是熱鬧非凡。

    相聚在這里的明鏡們有很多本來就是熟識,那些出自于相同地方的更是如此。在明鏡臺大會正式開始前,他們當然要熱絡交流。各行各業的明鏡們幾乎都有自己的小圈子。郎中、教書先生、商人、工人、江湖人、農民……

    皇宮西門外,四海客棧。

    其實四海客棧都不能說是客棧了,因為它大得出乎人的想象。說是園林都毫不為過。

    這座客棧是皇宮專用的接待之處,據說是皇上親自設計。其中的奇思妙想讓宮中最有經驗的建筑大師都為之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皇上為何似乎樣樣懂且樣樣精通,但也沒誰太去關注這個。總之皇上即便萬能,也絕對只是好事。

    此時,近夜。

    四海客棧共有大小樓閣三百余座,每座皆有其名。劍流閣。

    劍流閣高六層,形如浮屠塔。共有客房七十六間。底下兩層乃是聚餐、聚會之處。

    今年,來自于各地江湖門派的明鏡們便就都被安排在劍流閣內居住。這自是為方便他們同行之間進行交流。

    雖然說這些江湖高手之間也有恩怨,甚至是有需得分出生死才能解開的大仇,但以大宋現今法律之嚴,他們在城外都不敢輕易決斗,想來也沒誰敢在皇宮中出手。

    “來!喝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

    “這四海客棧用來招待俺們的美酒就是好喝啊!到底是皇宮的東西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在我們那里,可是呷不到個樣滴好酒咧!”

    劍流閣一樓,氣氛中只有熱鬧。各種方言或是帶著濃濃鄉音的官話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有不少漢子喝到興起,勾肩搭背。當然,也有不少老持承重的,也還有些女子。

    他們的成分就是更是駁雜,和尚、道上、尼姑、鏢師、拳師、劍客、刀客……

    但很明顯可以看得出來,雖然在場人中不乏江湖名宿,甚至是泰山北斗級別人物,但仍然是以其中一人為中心。

    他穿著青衣,頭發隨意盤在腦后。面帶著微笑,和旁人攀談顯得很是客氣,并無多少鋒芒,但自有其氣度。

    光看模樣,只是五十歲許模樣。至于具體多少年紀,很難說。

    紅葉谷谷主徐鶴。

    他前兩年閉關尋求突破,拒絕成為明鏡,是今年才成為明鏡的。

    在在座的人中,他可以說是“新人”。但突破到偽極境的他仍是當仁不讓的成為在座最受矚目的人。

    這和他是否和善無關。對于江湖人而言,實力便象征著地位。

    便是那些同為武鼎宗門門主、以前修為和徐鶴不相上下的江湖前輩,這會兒也很是自然。不覺得對徐鶴這般客氣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真武后期和偽極境之間乃是鴻溝,跨過去和沒跨過去的區別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有人笑著說:“我們大宋四位極境高手,齊莊主、劍仙還有洪老前輩,如今徐谷主也來到這里,可謂是齊聚了。”

    這人也是某宗門的長老,在江湖地位很高。說這話時,眼中不乏艷羨之色。

    徐鶴客套地擺擺手,“武長老說笑了,徐某只是僥幸突破偽極而已,距離極境可還差得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竟是輕輕嘆息,“這輩子也不知道是否有希望能破入到極境……”

    他這話,讓得他身周的熱鬧氣氛猛地凝固些許。

    是啊……

    江湖輩有豪杰出,年年都有不知多少少年天才橫空出世。但最終能夠成為名宿者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成為名宿已經是幸運的事情,能夠破入極境者……當真是用鳳毛麟角都難以衡量其罕見了。

    在座的連徐鶴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破入極境,其他人就更不用說。這是悲哀。

    隨著大宋安定下來,他們的身份越來越純粹,那便是追求武道巔峰的修武之人。在座的,誰不想攀上那武道的絕顛?

    好半晌,才有人說:“徐谷主既然到此,何不去武鼎堂拜會齊莊主、劍仙以及洪老前輩?雖老夫并未入偽極,但也有幸得知偽極境到極境之間缺的并非是內氣、也并非是意境,而是某種感悟。若徐谷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!”

    而就在這人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,徐鶴猛地動容。他抬頭看向屋外,身形如電向著外面掠去。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