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漢鄉 > 第十三章 鏢師的哲學
一秒記住【血紅小說網 www.spfscb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第十三章鏢師的哲學

霍去病將信將疑的進去了,他是不想進去的,主要還是白冥老頭說的太像那么回事了,讓霍去病有了一絲的好奇。

從滿是灰塵的書架上,霍去病拿下了一本書,使勁拍打掉了上面的灰塵。

塵封已去,露出了書的真正面目,書皮上寫著三個虬勁的大字白馬槍!

緩緩翻開第一頁,霍去病半信半疑的看了下去。

片刻后,霍去病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,這里……還真是他應該來的地方。

白冥老頭露出一口黃牙,滿意的笑了起來,說道“我可說對了?”

霍去病此時已經徹底的沉浸在那書本之中,外面的一切,與他而言都成了虛無。

自然根本就沒有聽到白冥老頭所說的話!

霍去病不答腔,白冥老頭也不惱,他帶著滿臉的笑意,重新來了云瑯的房間門口。

學問不分貴賤長幼,想學就該學,這是白冥的認識,也是云瑯在書中所提的觀點。

當然,云瑯最近了為了這趟鏢的事情很忙,白冥老頭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于是他就很淡然的,坐了云瑯的看門童子,順帶再鉆研一遍《西北理工學術精要》。

……

云瑯終于從房間里出來了,這一次又是整整的五天時間。

這五天的時間,云瑯又瞬間蒼老了許多歲。

值得慶賀的是,他所想要的東西,終于出來了,這一次差不多可以遠行了。

云瑯如此拼命,也并沒有想著多么的厲害,他只是想保命!

一直侯在門口的白冥老頭,第一時間便讓人準備好了熱水和換洗的衣服。

他那一副甘心伺候的樣子,讓云瑯看起來更像是這里的主人,而他只是一個管家。

不知道的人,絕對是會這么認為的。

在浴桶邊上,白冥老頭在給云瑯添了一次熱水之后,拿出了《西北理工學術精要》。

“云小郎,你在哲學這一篇中所提,關于事物的本質,很是有意思,卻獨獨沒有提到武功,是為何?”

正在閉目養神的云瑯,聞言一怔,執著的弟子他見過不少,卻真未見過這么執著的弟子。

浴桶邊上請教學問,這若是寫成故事,必有是勵志名篇。

舒展了一下身體,云瑯說道“因為武功,我目前也沒有搞清楚其根源,我們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,是需要一步一步來的。若要說出個所以然,這就不單單是哲學了,更要牽扯到化學,地理等大類。我所猜測的,武功的高低,首先取決于一個人的體質,也便是要有那個潛力。其次,便是我們所呼吸的空氣,一般而言,我們所呼入的是氧氣,其次還有氮氣,以及包含在空氣之中的無數種稀有氣體。”

“而這只是我家鄉的地理環境,他所造就的人類,武功絕不會太高,只是肉身強壯一些而已。而在龍武這片土地,有可能是某一種稀有氣體占主要,維持人類存活的氧氣為此。當然也有其他的可能。”

白冥老頭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變出來了一支筆,在舌尖上一蘸,提筆就寫。

云瑯瞥了一眼,懵住了……

……

開門以來的第一趟鏢終于上路了,云瑯和霍去病騎著高頭大馬,帶著那三十二個少女上路了。

為此北冥老頭特意置辦了整整八駕馬車,以云瑯的調查,馬車在如今這個社會還是挺值錢的。

北冥老頭這此算是大出血了,為了這趟鏢,估計花費了不少的銀子。

云瑯沒有去過問北冥老頭的銀子是從哪來的,人都有自己的點秘密,不該問的云瑯沒有過問的習慣。

除了云瑯和霍去病之外,押鏢的就是北冥老頭找來的那十三個歪瓜裂棗了。

云瑯不想這么稱呼他們,但平心而論,這是事實。

大漢屯田的雜牌軍,都要比他們精干無數倍,即便穿著鏢師的勁裝,也看不出來他們的精氣神。

云瑯原本并沒有想著依靠他們,也便把這事沒有放在心上,看著人多就行了。

北冥老頭本來打算不來的,可他最近迷上了云瑯所著《西北理工精要》,為了弄通里面的知識,他也跟著一起來了。

知識的力量真的是無窮的,北冥老頭不管是一個什么樣的身份,但他現在純粹便是云瑯身邊的小童。

端茶遞水,噓寒問暖,云瑯還有些過意不去,但北冥老頭干的相當樂呵。

這一切的根源,便是《西北理工精要》,云瑯腦子里面知識的一個毛坯。

知識沒有邊界,也不分老幼,北冥能在《西北理工精要》上如此的較真,云瑯是十分開心的。

自己的東西能被別人賞識,乃至于沉迷,是一件讓人內心很受用的事情。

于是,云瑯但凡有空閑的時候,都會跟北冥聊聊。

天南海北的扯,不著邊際的說,但都是書中的內容,都是來自現代的知識。

這可能是云瑯所教授過的最為年長的一個弟子了,當然,云瑯也沒有把北冥當成自己的弟子。

達者可為師,但尊老愛幼,依舊要講。

霍去病最近變的有些古怪,好像曾經那個沉默寡言,行事剛直,猶如刀鋒一般的冠軍侯又回來了。

他最近也在看書,背上背了整整一背囊的書,可惜云瑯并沒有注意到霍去病看的到底是什么書。

因為他看書的時候,一般爬的都比云瑯要高很多。

冠軍后躲在樹冠上看書,也算是一大奇觀。

……

強盜來的像是一團龍卷風,突然間就闖入了云瑯的視線。

沒有任何的征兆,幾十匹高頭大馬就擋在了前路,馬上的漢子面容冷酷,渾身散發著血腥的氣息。

真正從血泊里趟出來的歹人,差不多就是這般。

道路兩側的懸崖,像是他們特意選定的關隘,這一回看來是攤上事兒了。

就在云瑯打算勒令眾人迅速后撤的時候,后方一股塵煙卷起,十數騎出現在了后方。

清一色的黑馬,看衣著應該是同一伙人。

這一回,事兒似乎攤大了。

古來天險多響馬,云瑯千防萬防,終究還是沒能防的住。

霍去病雙腳一夾馬肚,到了云瑯跟前,說道“阿瑯,你的秘密武器需不需要試試威力?”

云瑯挑眉說道“我已經試過了,威力足以弄死那些人。”

“你總是讓我有很大的底氣,那我先試試威力,你且略陣。”霍去病扔下一句話,一馬當先沖了出去。

馬蹄翻飛,泥土四濺,馬上的霍去病猶如一柄寒光熠熠的黑刀,直取賊盜。

“兒賊,報上名來,你家爺爺霍去病!”

一聲爆喝,猶如滾滾驚雷,在這方峽谷轟然回蕩。

這一伙強盜是云瑯所見過最為嚴謹的一群強盜,他們沒有喊一句囂張的話,對陣也是十分井然。

在霍去病沖過去的時候,強盜散了開來,猶如眾星拱月一般,將霍去病夾在了中間。

云瑯恍然間響起了狼,狽巨中央指揮,群狼環伺,蓄勢待發。

不用任何言語的激勵與恫嚇,殺死獵物是他們唯一的目標,眼神就是便展示著他們的一切態度。

在這些強盜的身上,云瑯的確看到了狼的眼神。

云瑯轉頭看了一眼北冥,問道“你老人家不打算幫個手?”

北冥老頭口中咬著朱筆,似乎還在回味西北理工的學術精要,恍恍惚惚的給云瑯回了一句,“我相信霍小郎,他有大將之風,區區賊寇,也就試試鋒芒吧。”

云瑯頷首無言,這話不需要說,霍去病本就是大將!

而且還是威震胡努,殺的他們聞風喪膽的大將。

只是,這里的強盜不是普通的強盜,誰也無法確定,他們到底擁有著怎樣的實力。
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