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蘇燁 > 第四百三十二章 事了(大結局)

第四百三十二章 事了(大結局)

    第四百三十二章事了(大結局)

    “吆喝!年紀不大,口氣不小,敢讓老子滾下去?!老子這就讓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中年漢子怒哼一聲,粗壯的手臂猛然抓向蘇燁的腦袋,大有一副要拗斷蘇燁脖子的架勢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蘇燁冷哼一聲,直接抬腳踹了過去,沒有絲毫留手。

    轟......

    中年男子甚至還沒等做出反應,已經沒了呼吸。

    尸體無力的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看著實力頗為強勁的中年男子,被面前的蘇燁一腳奪命,引起周圍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眾人目光聚焦在面前這個帶著面具的男子身上,心中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“嗯?那邊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臺上,看著比武臺發出騷亂的地方,微微皺起眉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有什么新人冒尖了。”

    呂家家主呂昌盛湊了上來,低聲回道。

    龍傲天淡淡點了點頭,隨即沒了興趣,扭過頭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宗門大比一共分為四個階段,第一階段是由新成立的宗門家族相互爭斗,最終的勝者可以成為三流勢力,第二階段就是三流勢力競爭,成為二流勢力。

    第三個階段就是一流勢力爭斗,而最后,也是重中之重,由頂尖的勢力角逐出新的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原本第一個階段是最無趣,最不受人關注,但卻因為蘇燁的出現,引起了一些人的興趣,不過也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以封神級的實力,迎戰這些最多只有玄級后期的宗門家族,簡直就像是殺雞牛刀一樣,沒有一絲壓力。

    原本預計要進行一上午的晉升比試,只用了短短不到三個小時。

    “我們,我們這就成為被認可的家族宗門了?!”

    青竹蛇激動的呼吸快要停滯,這還是她第一次距離自己的夢想這么近,這么現實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刀重重點了點頭,臉上同樣帶著激動與興奮。

    “這就滿足了?”

    蘇燁嘴角上揚,目光投向高臺之上,雙拳微微一緊:“這才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!”

    青竹蛇眼角抖動,目光停留在蘇燁的身上,心情久久不能平靜,心中滿是好奇,好奇在這個男人的帶領下,他們還能走多遠。

    處于武者之巔的蘇燁,對于所有武者全都是一路碾壓的姿態,第二個階段,第三個階段,完全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樣,一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青竹蛇創立的青木家族從新晉不入流的家族宗門,瞬間一躍成為了跟龍家,蘇家,葉家同樣高度的一流勢力。

    當然這一流勢力跟一流勢力之間還存在一定的差距,但經過這一番的比試,周圍那些原本漫不經心的武者們,也注意到蘇燁,一名潛藏在新晉家族,疑似天級武者的存在!

    “嗯?果然不愧是華夏,竟然又遇到一名天級武者。”

    忍神贊賞的直點頭,心中卻有些酸意,想他們瀛洲好歹也是人口大國,更是跟華夏一樣崇尚武風,但最終的結果卻是相差甚遠,華夏代有才人,瀛洲卻滿打滿算只有那些天級武者。

    隨便都能撞見天級武者,這怎么能不讓忍神羨慕嫉妒。

    抱著跟他同樣念頭的還有神主,只不過神主的心思藏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咦?難怪這個不入流的勢力這么快就升上來,原來是有一個天級武者。”

    龍傲天恍然的點了點頭,對于這嶄露頭角的新人天級武者,只是單純的欣賞,畢竟身為華夏底蘊最為悠久的家族之一,龍家還不至于會為了一個天級武者而失態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們成為新晉一流勢力家族,中間甚至還有一飛沖天的新家族,看來我們華夏還是人才輩出!這一點倒是讓我感到很欣慰,也由衷的開心,希望下一次還能有這樣的人才出現,那么請問這位朋友,身為新晉的一流勢力,你想不想更進一步,挑戰武林至尊的位置?!”

    劍神臉上帶著有些怪異的微笑,目光停留在蘇燁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當然......有!”

    蘇燁嘴角上揚,面具下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龍傲天。

    “龍傲天,不知道你還認不認識我?!”

    氣勢一震,臉上的面具無聲滑落,露出蘇燁本來的面目。

    “是你!?”

    當聽到蘇燁喊自己名字的時候,龍傲天就已經想到了什么,看到蘇燁的時候更是印證了自己的猜測,: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!”

    “不在這里,還能在哪里?!我可一直忘不掉五年前的事情!”

    蘇燁聲音透著無比冷意,語氣森然,時隔五年,再次看到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龍傲天,蘇燁發現自己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氣的失去理智,反而是一臉平靜。

    “五年前,我沒有親手殺了你這兔崽子,這一直讓我活在悔恨之中,你知道這五年來,我有多么想要找到你,然后親手宰了你嗎?沒想到現在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!”

    龍傲天臉上青筋暴起,看到蘇燁,讓他想到自己當年慘死的兒子,恨不得將蘇燁生吞活剝,一泄心頭之恨。

    “小燁?!”

    高臺下方,一直隱藏在人群中的蘇明,聽到兒子蘇燁的聲音,驚訝的同時,猛然也抬起頭,看向高臺,當看到兒子背影的時候,淚水直接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五年來,他心中一直牽掛著的兒子,這一刻就出現在面前,就好像是做夢一樣。

    “小燁小心,不要義氣用事!”

    蘇明深吸了一口氣,微微一動,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,直接沖向高臺。

    “父親?!”

    已經處于爆發邊緣的蘇燁聽到父親蘇明的聲音,楞了一下,有些不敢置信的扭過頭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龍傲天雙眼閃爍兇光,臉上帶著暴虐,直接毫不客氣的偷襲毫無準備的蘇燁。

    “卑鄙!!!”

    看著堂堂一家之主,武林至尊的龍傲天竟然做出偷襲的事情,蘇明雙眼一突,猛然加快腳步,就要準備去救兒子。

    “嘖嘖嘖,不得不說,身為一家之主,你真的很無恥,甚至可以說就是個恥辱。”

    原本背對著龍傲天的蘇燁扭過頭,單手攔住龍傲天的拳頭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看著自己的偷襲被蘇燁輕松攔下,龍傲天雙眼一抽,尤其是從對方手上傳來不可撼動的巨力,讓龍傲天心中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

    蘇明也停了下來,看著面前的兒子,感覺到一絲陌生,五年的時間,自己的兒子竟然從丹田被廢,成長為不在龍傲天之下的封神級強者了?!

    周圍如同一探死水般寂靜,各方列強臉色全都一緊,視線交織在戰斗場上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來過華夏,也并不是特別熟悉,但卻并不妨礙他們認識華夏的頂尖強者,在他們的認知當中,面前這個渾身散發著上位者氣息的中年男子,是龍家的家主,實力在封神級強者中,都算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這青年什么來頭?!竟然連封神級強者都能抵擋。

    西方諸強腦海中閃爍著一個疑問,不過很快就有了答案,一個看上去不可思議的答案。

    所有人腦海中出現了共同一個名字,或者是代號。

    冥王!

    “他,他竟然攔住了父親的攻擊?!”

    人群中,心懸到嗓子眼的少女,單手捂著嘴,一臉震驚的看著身旁的葛良賢,不要說少女,就連葛良賢自己也已經嚇懵,這這青年到底什么實力?

    場上,唯一還算平靜的就只有劍神,看著一旁蘇燁的身影,嘴角上揚,帶著淡淡的微笑,仿佛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不愧是我們老大,這出場方式實在是太拉風了!”

    混在人群中的秦毅跟老姐秦欣站在一起,秦毅臉上透著得意與驕傲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秦欣微微松了一口氣,說實話剛才她還微微有著一絲擔心,害怕蘇燁大意之下會出現什么意外,但是現在看來,顯然她的擔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她就發現了幾道熟悉的氣息,正在朝著這邊悄悄的靠近。

    秦欣眉頭一挑,臉上閃過怒火,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喂,要不就停在這里算了,要是在靠近的話,被鬼女老大發現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鬼女老大肯定不會以為我們來華夏,不會被發現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秦欣嘴角微揚,目光掃過面前的幾人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聽到秦欣的聲音,煉獄使,勾魂使一群人全都僵在原地,嚇出一頭冷汗。

    “哼,這次就算了,要是再有下次,敢違背我的命令,你們知道下場!”

    就在幾人以為這次不死也要扒層皮的時候,秦欣一句話卻是讓眾人從地獄來到的天堂。

    一直等秦欣走遠之后,他們這才回過神。

    “鬼女老大這是怎么了?!竟然沒懲罰我們?!”

    “管這么多干什么,還是趕緊看冥王老大吧!”

    得到的鬼女的認可,幾人不在像之前那樣躲藏,直接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,擠到前面,看著蘇燁跟龍傲天的戰斗。

    “哼,想不到幾年不見,你不但沒成為殘廢,竟然還成長到這樣的地步!”

    龍傲天臉色有些難看,終于也知道為什么之前派出來的人要么就是下落不明,要么就是直接丟命,現在看來,自己派出地級實力的人,想要對付已經達到天級,甚至封神級強者的蘇燁顯然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!這次,我們來好好算算五年前的舊賬!”

    蘇燁深吸一口氣,直接全力催動體內的真氣,沒有絲毫的保留,他這五年來的日夜,就是為了今天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為有點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,我這就讓你知道,你跟我之間的差距,還是跟五年前一樣,沒有絲毫改變!”

    龍傲天毫不相讓,氣勢一沉,同樣調動體內所有的真氣。

    被金光籠罩的蘇燁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,一招一式,勢大力沉,堅硬的巖石比武場,直接被氣場崩碎,大地都承受不住二人戰斗的威力,直接一寸寸龜裂,裂開一道道深不見底的溝壑。

    周圍實力只在天級的武者,全都嚇得立馬躲避,唯有封神級的強者,才勉強有資格站在靠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嗷......

    一道悲鳴聲,撕破天空,響徹九霄,龐大的身軀突然從天空急速落下,重重砸在地面上,最終黑色的巨龍散去幻化,露出了渾身是血的龍傲天。

    “這,這怎么可能?!我,你!”

    顧不上擦去嘴角的鮮血,龍傲天雙眼死死的盯著面前的蘇燁,不敢置信,他想不明白,為什么自己竟然會敗在一個后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上,就沒有什么事,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蘇燁嘴角上揚,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在地上的龍傲天,調動體內的罡氣,金黃色的罡氣化為一頭黃金巨龍,龍口大張,毫無阻礙的沖破龍傲天的護體罡氣。

    唔......

    龍傲天噴出一口逆血,身軀被黃金巨龍撞飛出去,重重砸落地面。

    掙扎好半天都能爬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記得五年前你是怎么對待我的嗎?”

    蘇燁緩緩抬腳走到龍傲天身旁,雙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咳......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龍傲天劇烈的咳嗦起來,咳出一灘灘鮮血。

    “我只記得五年前,你倒在我的面前,毫無還手之力,就跟個螻蟻一樣!”

    雖然敗了,但龍傲天骨子里還是透著傲氣,沖著蘇燁咧嘴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現在呢?現在,誰又是螻蟻?!”

    蘇燁低下頭,掃了一眼面前的龍傲天,抬起手,就要準備了結了龍傲天,也算是了結自己多年的心愿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!!!”

    原本極遠處的少女,一臉著急,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,連忙攔在蘇燁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看著面前的少女,蘇燁有些訝然,眼前的少女有些熟悉,但是具體是什么人,卻又一時記不起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殺我父親!”

    少女跪在蘇燁面前,哀聲苦求,希望蘇燁能夠放過龍傲天。

    “你父親!?”

    蘇燁雙眼一抽,驚訝的看著面前少女,雖然他聽說過龍傲天有一個女兒,但是卻聽說早就已經夭折,但是沒想到竟然還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“嫣兒?!”

    龍傲天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震驚,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少女,眼神逐漸變得復雜,不過很快就恢復之前的剛毅。

    “我龍傲天大丈夫頂天立地,行為做事敢作敢當,現在我輸了,那就是輸了,不需其他人給我求情!”

    龍傲天大喝一聲,反手用盡全身的力氣,一掌拍在自己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腦袋轟碎,瞬間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一代強者,燕都龍家的家主,就這么死了,這在之前,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原本是盛大的一場盛事,但是因為蘇燁跟龍傲天的大戰,最終草草收場。

    至于最終的獎勵,被蘇燁堂而皇之的收下,其余人全都沒有半句怨言,也不敢有半句怨言。

    蘇燁的大伯,在意識到事情不妙,早就早早溜走,回到了秦嶺蘇家,躲了起來。

    葉家,葉紫璇神情復雜的看著蘇燁離去的背影,想要上前質問當年為什么逃婚,但是話到了嘴邊,卻又重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原本是幫手蘇燁的煉獄眾將,最終卻全都充當苦力,抬著龍蛇龐大的尸體,返回了蘇燁所在的別墅。

    多年不見的父子倆人,原本應該是很多話要聊。

    但因為蘇燁心系女兒曦曦,所以一路上只是簡單的聊了幾句,其他時間全都用來趕路。

    別墅中,早就等著的夢素素,在取出龍蛇筋的瞬間,就開始著手準備藥材。

    很快,四味藥材柔和在一起,制成一粒藥丸,配合著夢素素的金針,終于是驅除了曦曦體內的先天寒氣。

    多年困擾終于消失,曦曦原本有些異常白皙的小臉,終于是恢復了應有的血色,整個人都變得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看著活蹦亂跳的女兒,蘇燁坐在一旁沙發上,嘴角上揚,只要女兒能夠恢復健康,感覺這一切都十分值得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柳煙茹擦干臉上的淚水,走到蘇燁身旁,發自內心的向蘇燁鞠躬道謝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曦曦是我的女兒,這是我作為父親應該做的,不用說什么謝不謝的。”

    蘇燁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但我還是要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柳煙茹滿是淚痕的臉上帶著微笑,看著蘇燁。

    原本就這么平靜對立而坐的兩人,突然感覺腹部異動,倆人身體變得滾燙,某種沖動變得十分強烈。

    就算是蘇燁這個封神級強者,也有些壓制不住,尤其是看到面前的柳煙茹,早就變成了嬌滴滴像是熟透的蜜桃,更是沉淪。

    別墅外,聽著別墅里傳出兒童不宜的聲音,蘇明臉上帶著笑意,一副陰謀得逞的表情。

    鬼女秦欣則是站在一旁,臉上透著冷意。

    冷冷掃了一眼蘇明,:“要不是因為你是我公公,我絕對讓你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!”

    “咦?想不到那個小子竟然這么能干,要不趁著現在還早,你也進去一起?反正我早就盼著抱孫子,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蘇明臉上帶著為老不尊的笑,腳邊倒著一瓶從藥老那里要來的藥。

    秦欣臉色一紅,連忙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,蘇燁醒來的時候,渾身酸痛。

    一夜的折騰,就算蘇燁這個封神級強者都承受不住,更不要說柳煙茹。

    嘶......

    摸著腦袋,蘇燁一頭霧水,已經記不太清昨晚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隨手一摸,感應到驚人的柔軟,而且手感還不錯,隨即又捏了幾下,原本還在熟睡中的柳煙茹下意識的嚶嚀了幾聲。

    兩個不著寸縷的人,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蘇燁的目光下意識移到剛才抓的地方,身體突然又是一陣躁動。

    心中生出渴望,直接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?!你,你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記得了,這不管我的事!”

    某個臉上帶著不懷好意微笑的男人,一邊大聲說著,一邊開始了新一輪的征戰。

    


    
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